中國財富網

>上半年中國海外并購降至七年來最低

上半年中國海外并購降至七年來最低

 今年上半年,中國海外投資繼續降溫。據路孚特數據中資海外并購達到194億美元,降至七年來的最低點,交易金額與2018年上半年相比下降了72.8%,交易數量則由400起下跌至了250起左右。

  彭博近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上半年中資企業“走出去”投資共發生381起,交易金額為319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0.4%。第二季度的投資僅173筆,交易金額為近三年來季度最低值。

  “受國際大環境影響,包括外匯政策等因素影響,近年來,尤其是對美國投資下降顯著,對歐洲的投資也有下降。”昨天,富而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

  上半年,中資在美國、歐洲并購“雙降”。據路孚特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資在美國的并購投資規模為14.1億美元,較去年同期下降了超20%,交易數量由49起下跌至了23起。

  歐洲跌幅更為明顯,上半年中資在歐洲的并購投資規模為23.7億美元,而去年同期的水平為462.1億美元,交易數量由112起下跌至了81起。

  彭博公布的數據也揭示了類似的情形,本年前兩季度,中國買家赴歐洲并購共發生77起,交易金額僅為51億美元,較去年同期相比下降約32%。中國企業赴美并購投資活動持續減弱,上半年交易金額較去年同期下降17.1%。

  “就我的個人觀察而言,市場中現在德國或者說和德國有關的項目(比如業務在德國或股東是德國的)比較多,美國的項目確實少。”前述投行人士稱。

  “我覺得放緩背后也有本土因素,中國經濟在今年整體出現了放緩,一個直觀的觀察角度是上半年上市公司的利潤率出現下降。”該人士續稱。

  中國買家在美國的并購降幅有多大?據路孚特提供的數據顯示,在2016年上半年的高峰期期間,規模為近350億美元,而今年上半年僅為14億美元。

  美國從2017年開始顯露出收緊外商投資審查的跡象,到2018年年中,美國政府通過了大幅擴展CFIUS(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權限的相關法案(FIRRMA)。而去年11月起,覆蓋27個行業的CFIUS試點計劃開始生效,即便涉及這27個行業的被動投資,一旦擁有個別權利,需要做強制性申報。據法律業內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表示,就CFIUS的改革進程而言,到今年秋天將出臺草案,然后征求公眾意見,到明年2月份左右將出臺完整的實施條例。

  而除了美國方面,自從去年以來,歐洲的監管也呈現出了收緊的趨勢。去年12月下旬,德國政府把當前非歐盟公司對德國公司的股權收購的須申報門檻從25%進一步下調至10%;今年3月末,醞釀了近一年半的歐盟外商投資審查框架在近期完成了立法流程,于4月1日起生效, 2020年10月起全面實施,重點關注的敏感領域包括關鍵基礎設施、關鍵技術、能源和原材料等關鍵投入品的供應安全、涉及敏感信息及媒體。

  “下半年預計中國企業海外并購還是維持較為低迷和穩定的趨勢,不會看到大的變化。”王慶說。

  全球跨境并購低迷美國本土交易強勁

  放眼全球,盡管跨境交易低迷,但美國本土交易活躍,可謂“一枝獨秀”,據富而德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二季度,全球并購交易總價值為8819億美元,其中,美國本土的交易規模達到了4835億美元,占比超過全球總規模的一半以上。

  “上半年全球的并購交易總體規模仍然較高,主要是受三起美國本土的巨型交易拉動,都是百億美元的體量。放眼全球來說,今年以來跨境交易趨于下降,中型規模交易也就是10億-100億美元規模的交易出現下降,反映了全球總體宏觀趨勢有些不穩定,尤其是政治、貿易環境,大部分公司在做交易時趨保守。”王慶說。

  上述三起巨型交易包括,西方石油公司以542億美元收購阿納達科石油公司,聯合技術公司以898億美元競標收購雷神公司(Raytheon),還有是制藥巨頭艾伯維宣布以630億美元收購艾爾建。

  “美國國內大規模交易還是很活躍,一是全球融資成本仍然低,私募基金活躍,可投資金目前是歷史最高位的,美國股市/資本市場狀態不錯。”王慶說。

  王慶表示,展望全球交易趨勢,對于跨境交易來說,前景仍然不容樂觀,一方面歐盟反壟斷審查趨于嚴格,對于外商投資審查又有新規即將實施,美國也收緊了監管 ,這些都是不利于跨境交易的因素。

  不過,他預計美國本土交易料將持續強勁,因為目前私募基金資金處于歷史高位,另外如果美聯儲下半年降息預計也會刺激交易。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