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微信之外的社交戰事

微信之外的社交戰事

中富網快訊:人類的無聊千奇百怪,隨著內容形態的變化,社交也從一開始的純文字,拓展為更多元的文字符號表達,再到圖片、視頻、音頻。社交逐漸細分為興趣社交、熟人社交、匿名社交、短視頻社交、聲音社交等類型。在社交領域,找到一個細分賽道或空白賽道入局并不難,最難的是在既有賽道中破局,在新的平臺搭建起社交生態,產生新的、長遠的社交關系。微信之外的社交戰事,就此鋪開。

  聲音社交的紅與黑

  對于相當一部分人來說,知道聲音社交還是因為它們不久前被監管部門潑了一盆冷水。

  近日,國家網信辦會同有關部門,針對網絡音頻亂象啟動專項整治行動。“根據群眾舉報線索,經核查取證,首批依法依規對吱呀、soul、語玩、一說FM等26款傳播歷史虛無主義、淫穢色情內容的違法違規音頻平臺,分別采取了約談、下架、關停服務等階梯處罰,對音頻行業進行全面集中整治。”

  原來不看臉的聲音社交,也不那么單純。

  而此前,聲音社交市場成2019年社交市場最大黑馬,火爆程度讓業界一度判斷“耳朵經濟”的春天已經來到。

  今年春節前夕,以吱呀、soul、音遇為代表,其中吱呀一度躋身APP Store社交榜TOP4,超過微博,僅次于微信和QQ。多年來,在微信把持下,其余社交產品幾乎沒有生存空間。而聲音社交,愣是在微信眼皮子底下的江湖之中,殺出了一條血路。

  新金融記者通過梳理發現,與大多數需要上傳頭像的社交APP不同,吱呀不需要上傳頭像,注冊門檻很低,填寫簡單資料,就可以錄制聲音,為了便于用戶錄制聲音,吱呀提供了唱歌、讀詩、念臺詞和繞口令等模板讓用戶錄入,用戶也可以自定義錄音內容,系統會根據“聲音鑒定”給出標簽,如男性用戶是正太音、少年音、青叔音,女性用戶是少女音、御姐音、女王音等,接著就能匹配陌生人好友聊天。

  而soul則是一款幫助用戶找到soul mate的嚴肅社交平臺,它首先會讓用戶回答幾個問題,對用戶進行靈魂測試,貼標簽,接著會根據算法給用戶推薦三觀吻合、最有希望成為知己或靈魂伴侶的聊天對象,測試的話題往往與價值觀、消費觀、愛情觀等有關系,相對于花田等婚戀社交平臺而言,soul讓用戶跳脫出以顏值、財力、職業等硬條件為基礎的社交,回歸到精神社交。

  “現在每天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這個交友軟件,看看我女神有沒有回消息,在網上跟她聊得挺好的,特別期待在現實生活中見面,能夠進一步發展。”當下也很火爆的另一款語音社交軟件處CP的用戶在APP Store評論區如是說。

  另有語音社交用戶告訴新金融記者,照片作為社交資料,其真實性越來越難得到保障,冒用的多如牛毛,“朋友圈基本上找不到沒有美顏過的照片,但聲音就不會被美化,比照片更加真實。”

  聲音在互聯網上一直是不可或缺的表達方式,圍繞聲音誕生了QQ音樂等數字音樂平臺、荔枝(原荔枝FM)為代表的音頻內容平臺、紅豆live等語音直播平臺,其本質都是聲音經濟。

  就社交而言,聲音作為一種表達方式,具有不可替代性。

  就陌生人場景而言,用戶上傳聲音沒有社交壓力,比如很多人都怕碰到熟人,在社交平臺上傳照片會有心理壓力,這是匿名社交一度十分風靡的原因,聲音社交就是一種變相的匿名社交,人們不關心顏值、財力、學歷等等,只關心是否聊得來,只要不愿意,可以不暴露真實身份。

  不過,在婚戀網站人士看來,通過聲音社交軟件尋求戀愛伴侶的方式很不靠譜。

  “從本質上說,人還是視覺動物,都說談戀愛要看臉,沒聽過要聽聲的,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一婚戀網站人士對新金融記者表示,“一個有點殘酷的定律:臉對了,才能激起別人進一步了解你的欲望,而且這個定律沒辦法逆推。”

  陌生人社交其實是剛需

  千百年來,所有人面對的困難無非就那么幾個,荷爾蒙的釋放也是其中之一。

  主打熟人社交的微信,早已在社交市場呈現出壓倒性優勢。但是,這并不能改變社交軟件最初是靠陌生人起家的事實。這一點,連和微信一奶同胞的哥哥QQ也不能否認。

  在互聯網出現之前,陌生人社交需求體現在日常生活中產生的交往、筆友等。到了互聯網時代,不管是早期的Email、MSN,還是后來的QQ,陌生人社交的需求都很明顯,網友的概念在當時很流行。

  2011年初,微信出現,在其發布后的第8個月,添加了“附近的人”這樣的陌生人交友的功能,當時用戶數第一次出現爆發式增長,用戶達到1500萬。而陌陌,也是在微信上線陌生人交友功能約八個月之后,緊跟著出現的。

  之后,陌生人社交也開始被重視并挖掘,這塊領域在陸續加入新成員,玩家們花樣百出,陌生人社交被玩得熱火朝天。在這期間,陌陌以清晰的切入點和準確的細分定位迅速躥紅,成為了陌生人社交產品的領頭羊。

  陌生人社交發展到極致就成為了匿名社交。

  無限昵稱,甚至沒有頭像,有些匿名社交APP連個人主頁都沒有……

  匿名社交越來越多在瞄準Z世代的需求,他們希望脫離開微博、QQ的熟人場景,找到符合他們社交需求的話語體系,而這種社交模式可能將與上一代的完全不一致。Z世代需要在陌生人狀態下找到認同感,建立新的關系。匿名狀態下,用戶會更有安全感地傾訴,在非熟人場景下做真正的自己,釋放情緒。

  總之,陌生人社交其實一直貫穿于人

  類社交行為中,而且是重要的一部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這種需求通過網絡產品被引導和釋放,已經成了剛需。

  2018年,國內陌生人社交用戶規模達5.92億,2019年整體用戶規模或將突破6億。

  公開資料顯示,從2008年至2015年,八年間社交類APP產品共上線153款,平均每年上線19款;2018年,共誕生159款社交類APP產品;2019年前兩個月,已經上線53款社交軟件。從增長勢態來看,2019年很有可能超過2018年的數量。在這些社交軟件中,大部分都打著陌生人社交的旗號。

  交流是人性本能,社交類產品都在試圖解決用戶的孤獨感,滿足用戶渴望獲得認可的需求。這個動力帶動一個產業的爆發,卻也因此加速一款產品的隕落。

  今年4月,陌生人社交APP探探突然從安卓市場下架,隨后在蘋果應用商店也相繼下架。有消息稱此次下架或許與傳播違法違規信息有關。探探這次被下架,也導致母公司陌陌在美股市場股價一度走低。

  探探下線后,整個陌生人社交領域陷入恐慌。一個標桿性產品慘遭下架,其他不成熟的產品的商業模式和內容審核等也在遭受考驗。

  陌生人社交行業本身是一個有些曖昧的行業,監管一直是懸掛在陌生人社交軟件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一旦出現色情、詐騙等問題,將對平臺造成毀滅性打擊。

  幾乎每一項榮光的背后都有原罪,陌生人社交賽道,游走在灰色之下,是時候換一種姿態成長了。這門源于欲望的生意,生長、變革的邊界,仍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興趣社交成為標配

  7月2日,網易云音樂因為“被下架”上了熱搜,有消息稱其被下架原因是傳播內容違反相關規定,但網易云音樂方面對此并未做出回應。

  為了緊急應對,他們還上線了“極速版”手機應用,“更專注聽歌核心體驗”,打開更快。

  然而就在他們被下架的正式版應用上,一些關于社交的新嘗試正在悄悄測試中。

  就在6月,網易云音樂悄悄內測開放改版“朋友”頁面,開始測試新社區云村。據官方稱,云村社區是個匯集音樂愛好者的社區,是一個內容社區,鼓勵用戶圍繞音樂生產優質的內容。

  云村社區早在6月份就已經低調開啟了內部測試,彼時還僅僅是偷偷私信用戶參與內測,后來漸漸開放答題、邀請等通道鼓勵新用戶體驗功能。

  功能開啟之后,“朋友”頁面會被云村替代,云村用戶發表的動態將以瀑布流形式呈現。文字、圖片、視頻、音樂、話題一應俱全——簡單來說就是圍繞著音樂的朋友圈動態,甚至還有同城交友界面。網易云還將每天歌曲評論區的熱評挑選出來,做成熱評墻置頂在了云村頁面上方。

  云村并不是網易云音樂的第一次社交嘗試。早在今年5月就測試了小程序功能“因樂交友”。與探探等社交軟件不同之處,在于“音樂口味的相似度”這一異性匹配機制,根據用戶所填寫的個人信息以及音樂偏好,系統會為其推薦多個陌生異性,只要兩人互相點了“感興趣”,即可進行聊天。

  不過,網易云這一功能的收費模式以及價格在網絡上遭到吐槽。用戶每天想獲得更多推薦次數,需要開通28元/月的VIP,而想與“想認識你的人”聊天,還需要開通30元/月的特權,這一價格差不多是網易云黑膠會員的5倍,探探的4倍。

  音樂社交的主意不僅是網易自己在打,就在不久之前,騰訊悄悄上架了一款官方小程序“和群”,主打也是音樂興趣交友,用戶可以根據興趣選擇小組和好友。

  表面上看起來,音樂和社交都是剛需,將二者結合是順其自然的。但至少對大多數人來說,打開播放器是為了聽歌,曲庫才是他們首先要考慮的。為何音樂軟件都急于開拓社交領域呢?

  2015年,監管部門展開了針對數字音樂傳播最嚴厲的一次打擊盜版和侵權行動,接連出臺多項政策,此后盜版現象大大減少,全行業的正版意識正式確立。

  正版意識的提高帶來的是版權價格水漲船高,即使是身處下游、在播放器行業勝出的騰訊音樂,付出的代價亦是不菲。根據騰訊音樂發布的2018年四季度財報顯示,騰訊音娛向音樂唱片公司合作伙伴發行普通股的股權支付費用為15.2億元,這筆支出直接致公司當季轉虧;而根據騰訊音樂2019年一季度財報顯示,當季在線音樂收入為16.1億元,訂閱套餐付費收入7.1億元。雖然在線音樂服務付費用戶達到了2840萬,同比增長27.4%,但相比高達6.54億的月活,音樂付費用戶僅占4%。

  有業內人士對新金融記者表示:“興趣社交就像一把雙刃劍,合理使用,能夠有效幫助產品進一步強化差異;但如果急于變現,不專注音樂內容,忽略用戶意見,則無異于飲鴆止渴,極容易犧牲掉產品長期積累起來的口碑,得不償失。”

  不斷洗牌位置難搶

  極光大數據統計數據顯示,截至 2018年12月,社交網絡APP的用戶人均安裝數量為2.65款。

  這就意味著,市場上如此多的社交APP,搶奪的位置實際上很有限。尤其是微信、QQ滿足絕大多數人的熟人社交網絡建立后,其他APP已經很難從兩者的生態中完全剝離,搶奪用戶。大部分APP在嘗試的,是找到異于兩者的產品模式,將社交場景逐漸細化。

  回過頭看,多閃、聊天寶、飛聊都曾在短時間內沖頂過APP Store下載榜,但很快,這些產品的聲量就會弱下來。一旦有新的產品出現,用戶就會轉移。

  互聯網用戶的記憶持續時間并不長,過一段時間,那些曾經火過的APP用戶活躍數就會逐日降低,人們就會尋找有新鮮感的產品。過程中不斷有APP被清理下架,也不斷會有新的產品涌現。

  社交戰場不斷上演洗牌,等待輪回的終結者出現。

  

(文章來源:新金融觀察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