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新城控股切割王振華案過程曝光 多手段保障債務兌付

新城控股切割王振華案過程曝光 多手段保障債務兌付

中富網快訊:黑天鵝事件爆發至今,新城控股(601155.SH)經歷了在懸崖邊游走的幾個日夜。

  不僅信披問題、內部交易被質疑,其股價也隨事態發展持續震蕩。7月9日,新城控股早盤打開跌停板,全天跌幅8.90%,收盤價報28.35元,成交額80.09億元。截至目前,其總市值639.78億元,累計蒸發323.5億元。

  7月8日深夜,沉寂多時的新城控股連發七條公告,就公司前董事長王振華涉案后的種種風波進行回應。

  新城控股稱,公司在收到正式法律文書確認王振華涉案事宜后,及時履行了有關信息披露義務。同時,公司及內幕信息知情人均不存在內幕信息提前泄露及違規交易(包括集合競價及大宗交易)的情況。

  而陷輿論漩渦的王振華已向公司遞交辭職報告,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第二屆董事會董事、提名委員會委員、戰略委員會主任委員職務。同時,董事會同意補選曲德君為公司第二屆董事會董事候選人。

  信披之謎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7月4日以來,新城控股已連續三個交易日收盤價格跌幅偏離值累計超過20%,屬于股票交易異常波動情況。7月8日,上海市政協決定撤銷王振華上海市政協委員資格。

  危機始于7月3日下午。因公司實控人王振華涉嫌猥褻事件,新城控股瞬間點燃輿論火焰。據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當日下午發布的警情通報,6月30日22時許,上海普陀警方接王女士報警,稱其女兒在上海遭到一男子猥褻。

  7月1日下午,在警方工作下,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歲,江蘇人)至公安機關接受調查。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機關自首。目前,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褻兒童罪已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受此事影響,新城控股在資本市場遭遇滑鐵盧,股價大幅震蕩,目前市值累計蒸發323.5億元。投資者持續驚慌、機構調低評級,更有兩名律師向中國證監會實名舉報,直指新城控股、董事、監事以及高級管理人員涉嫌證券違規。

  而隨著新城公告披露,王振華案件的更多細節逐漸浮出水面。據悉,7月2日16:58,王振華因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當日,王振華之子王曉松接到上海市長風新村派出所電話后,于23:00左右前往派出所,得知王振華被采取強制措施。

  7月3日,事態高密度進展。為避免內幕信息擴散,當天9:30起,王曉松逐一通知公司董事及主要高管召開緊急會議。13:00~14:00,王曉松在會議上統一口頭告知與會董事及主要高管王振華相關事宜。

  15:00左右,王曉松接到派出所通知,前往派出所領取書面拘留通知書,并于16:30左右回到公司。公司董事會看到拘留通知書后,確認董事長被刑事拘留事宜。董事會秘書陳鵬組織開展信息披露工作,并據董事會要求準備相關信息披露材料。

  19:20左右,董事會成員呂小平、王曉松、梁志誠、陳德力、袁伯銀、曹建新、AiminYan、陳文化共同提議召開第二屆董事會第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關于選舉第二屆董事會董事長的議案》,選舉公司董事兼總裁王曉松任公司第二屆董事會董事長。

  21:48左右,公司于上海證券交易所網站上傳信息披露文件,并于7月4日刊載于指定信息披露媒體。

  由此新城控股認為,王曉松在知悉事項后及時向公司履行了通知義務,公司董事、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及有關內幕信息知情人員知悉該事項后,嚴格履行了有關保密義務,未進行違規交易(包括集合競價及大宗交易)。公司在收到正式法律文書確認相關事實后,及時履行了有關信息披露義務。

  否認內幕交易

  除去信披問題,7月8日的律師實名舉報信,還提及今年7月1日~3日發生的五起大宗交易事實,舉報人提請證監會對可能存在的內部交易進行調查。

  在這五起大宗交易中,中國銀河證券四度出現在賣方席位上。來自寧波的賣家共賣出187.6萬股,成交額累計達7900萬元,其中僅中國銀河證券一家就賣出155.6萬股,成交額6500萬元。

  新城控股表示,公司在知悉王振華被采取強制措施時起,即根據相關規定對知悉人姓名、知悉時間及知悉內容等信息進行全面登記。經公司及內幕信息知情人自查,公司及內幕信息知情人均不存在內幕信息提前泄露及違規交易(包括集合競價及大宗交易)的情況。

  公司及內幕信息知情人未與在6月29日~7月4日開盤前和公司有正常業務交流的股東、貸款銀行、債權人等,就相關內幕信息進行溝通與交流。五起大宗交易與公司及內幕信息知情人無關。

  而就股價大幅震蕩,新城控股表示,公司經營銷售未出現大幅波動,目前公司一切生產經營正常,內部人員穩定,近期未簽訂重大合同,不存在應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項,包括但不限于重大資產重組、發行股份、上市公司收購、債務重組、業務重組、資產剝離、資產注入和股權轉讓等。

  此外,王振華通過富域發展及常州德潤控制公司67.17%股權。富域發展累計質押公司股份數量為706195580股,占其持有股份數的51.25%,占公司總股本31.29%;常州德潤累計質押公司股份數量為65200000股,占其持有股份數的47.31%,占公司總股份2.89%。

  其表示,該等質押股份的補倉線較前一交易日收盤價具有較大安全邊際,如公司股票價格繼續下跌導致該等質押股份需要補倉,富域發展及常州德潤合計持有的未質押公司股份數量744404420股可用于補倉。出現違約處置的可能性較低,暫不存在股票質押違約處置及實控人變更風險。

  多手段保障債務兌付

  誕生于常州的新城,在過去數年憑借市場紅利飛速發展,一躍成為2000億銷售規模的地產黑馬。

  克而瑞數據顯示,2016年其銷售金額為685.2億元,行業銷售位列15名;2017年銷售金額為1260.1億元,同比增長87.34%,當年排名為第13名;2018年銷售金額為2210.98億元,同比增長74.93%,位列第八。

  但隨著王振華事發給公司帶來持續震蕩,上證所對新城控股的日常生產經營、業務開展、投融資、債務償還、土地獲取也發起問詢。

  第一財經查閱發現,新城控股和新城發展控股兩個平臺下面合計擁有存續期債券26筆。截至2018年末,公司賬面有未償還的借貸及可轉換債券為835.72億元。

  據新城公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新城控股合并范圍內借款金額約900億元,其中公開市場融資余額約420億元,包括境外發行美元債約18億美元、銀行間債務融資工具約161億元、交易所債券約137億元。

  2019年下半年,新城控股到期的公開市場融資金額約63億元。此外,下半年到期的其他金融機構借款約70億元。

  截至2019年6月30日,新城控股貨幣資金余額約450億元,其中受限資金約60億元。貨幣資金對于下半年到期的有息負債的覆蓋倍數約為3倍;此外,其對于合聯營公司的借款擔保金額約260億元,合聯營公司目前經營狀況良好,預計后續將通過自身銷售回籠償還其借款。

  新城控股表示,公司目前采取謹慎的投資策略,根據可用資金情況決定投資規模。為避免該事件對公司融資造成影響,公司正積極與各大銀行和非銀金融機構、主要合作方以及投資機構等多方面進行及時溝通。

  而據此前第一財經得到的消息,7月3日下午開始,多家銀行對提供給新城控股的融資進行排查。一名建行人士在排查中發現,2017年,建設銀行提供給新城控股的40億元授信,本應在今年9月到期,但目前已經沒有余額。這說明,這筆授信新城控股都已悉數還給建設銀行。

  該人士對第一財經表示:“這并不正常。銀行授信的資本成本很低,為什么新城寧愿去質押股權都不用。”有市場人士分析,此前新城快速拿地,或引起銀行警覺,從風控角度考慮會減少與新城合作,因此新城存在被迫提前還款的可能。

  “后續公司仍將持續主動保持與各方的密切溝通,將事件進展和公司經營情況的信息準確地傳遞給各方,堅定各方對公司經營的信心。”新城稱,將通過各種渠道積極尋找融資來源,以多重手段保障債務的安全兌付以及公司的正常運轉。

  截至2019年6月30日,新城權益可售貨值約5800億元,其中2019年下半年可推貨值約為2200億元;公司已開業吾悅廣場44座,其中35座為公司全資持有且未進行抵押,若按照2018年底的評估值估算,該部分吾悅廣場的公允價值約270億。

  同時,公司可售貨值按照面積權重計算,約有70%的存貨尚未被抵押。前述吾悅廣場及存貨均可為后續融資提供充分抵押物。對于未來新土地的獲取,新城表示將采取謹慎態度,以改善資金壓力。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