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北京45家浩沙健身全部關張:兩大股東成老賴 老板名下41公司

北京45家浩沙健身全部關張:兩大股東成老賴 老板名下41公司

中富網快訊:摘要 【北京45家浩沙健身全部關張:兩大股東成老賴 老板名下41公司】曾經在全國擁有150家門店的浩沙健身,轉讓的轉讓,關停的關停,徒留30多萬浩沙會員與一地雞毛。(財經天下周刊)


  浩沙健身老板跑路的消息早已傳出,而在7月19日,又有媒體報道北京45家浩沙健身房現已全部關店。

  7月19日,《財經天下》周刊在大眾點評上搜索“浩沙健身”,新世界店、光大店、惠東店、龍德廣場店等幾乎所有門店評論區下都有網友留言稱門店已經倒閉,購買的私教課突然中斷。

  《財經天下》周刊隨機抽取了位于海淀的浩沙華盛店和朝陽區的浩沙經貿大學店兩家門店進行實地走訪,結果發現,浩沙華盛店現為英派斯健身,工作人員表示該店早已轉讓。而浩沙經貿大學店也已經關門。

  曾經在全國擁有150家門店的浩沙健身,轉讓的轉讓,關停的關停,徒留30多萬浩沙會員與一地雞毛。

  老板跑路易,市民維權難

  家住在北京市海淀區的吳小姐居住的小區在2017年以前有一家浩沙健身營業,健身房的所有人經常更換,在兩年時間內就轉手了七八次。居民辦的健身房會員卡內未消費完的健身次數也會轉給新店,但轉卡要求繼續充值才可激活舊卡。

  “我卡里當時還剩幾百次的游泳,但是必須得充值激活。最開始可能就幾百塊,后來那家健身房一直換人就一直要重新激活,充的錢就越來越多。現在游泳次數已經多得我覺得這輩子都游不完了。”雖然健身房經常突然通知轉讓重裝,但吳小姐覺得,“店面健身器材也沒添加,裝潢也沒翻新升級,就只是換個招牌。”

  盡管小區居民在浩沙辦會員卡的人不少,但實際維權者卻很少。吳小姐表示,維權耗時費力也不見得能有結果:“這些年理發店、健身房賣卡跑路的挺多的,但大家還不是一樣繼續辦。”

  據北京青年報報道,自去年11月起,在全國擁有79家門店的浩沙健身陸續陷入關店風波,南京、成都、天津、北京等多家門店陸續關閉。而在今年的5月25日,浩沙健身的兩大股東——施洪流與施鴻雁也被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官方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涉案標的金額超過12億元。國家企業信用公示系統顯示,從去年起,施洪流、施鴻雁二人先后被晉江市人民法院、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等多家司法部門凍結股權近3.1億元人民幣。浩沙國際的多家子公司也已經被工商部門登記為經營異常名錄。

  浩沙健身首席營銷官張迎曾在6月底媒體采訪表示,浩沙在北京、天津、成都、鄭州等地的50余家健身房已被當地其他健身品牌接手,交接手續全部完成,這些浩沙門店未來將全部翻牌成其他品牌。

  而在北京,一位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員介紹道,自今年6月底、7月初以來,海淀區法院受理了大量市民對浩沙健身的起訴,“一個案子大多由幾名當事人集體起訴,金額總數一般在6-10萬元左右。”

  《財經天下》周刊查詢發現,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上公布的與“浩沙盛世健身服務”有關的裁判文書多達95條,案件多發生在今年。多條執行裁定書中都寫道:“本院在執行過程中查明,被執行人(北京浩沙盛世健身服務有限公司)下落不明,名下無登記不動產、無登記機動車、無銀行存款、無有價證券等可供執行財產。”

  拿下會員易,守住會員難

  “企查查”資料顯示,港股上市公司浩沙國際(02200.HK)的董事長及執行董事施洪流為浩沙品牌創辦人,其親兄弟施鴻雁為浩沙國際副董事長、行政總裁與執行董事。施洪流名下有41家企業,除涉及健身俱樂部,還運營著國內知名泳裝品牌,生產瑜伽服等健身服飾。

  1998年,來自福建的商人施洪流創辦了浩沙健身。一年后,浩沙健身將健身俱樂部連鎖管理模式引入中國市場,并在北京創立了大陸第一家提供健身服務的健身俱樂部。此后,浩沙健身在全國范圍內攻城略地。

  2017年,浩沙健身收購“諾伯曼”與“超越健身”兩大品牌總計50家門店,使浩沙的總門店規模達到150家,一躍躋身全國最大的連鎖健身房之一。在當年6月舉行的加盟戰略發布會上,施洪流宣布了浩沙野心勃勃的“五年計劃”——“兩年內投入十幾億資金以打造浩沙運動健康生態圈,并向全國市場開放浩沙健身特許加盟,5 年內實現‘百城千店’的目標”。《2018年中國健身產業市場前景研究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浩沙健身專業健身教練超過1000人,健身場館營業總面積達到20萬平方米。

  快速擴張的門店與攀升的房租成本加劇著浩沙的負債壓力。浩沙國際2015年至2017年財報顯示,其負債率從5.90%漲至23.10%,流動比率則從4.51倍降至2.75倍。依賴“賣卡”預售吸納現金流的健身房,年卡費卻在下降。市民劉女士表示,近兩三年浩沙健身年卡常常有各種優惠活動,以前是三千多一年,現在一兩千買一年送一年,“便宜得不正常”。

  2018年6月29日,浩沙健身的母公司浩沙國際股價由每股2.16港元暴跌86.19%至每股0.29港元,一日之內市值蒸發30億港元。停牌兩周后的復牌日,沽空機構Bonitas又發布對浩沙國際的做空報告,浩沙國際股價再受沖擊并停牌至今,股價維持在每股0.29港元。

  浩沙國際資金鏈斷裂的消息一時間引發消費者大面積恐慌,繼而持續發酵至健身房業務。浩沙健身首席營銷官張迎在接受懶熊體育采訪時表示,負面消息傳出后的第一個月和第二個月,健身房業績立即下滑20%-30%,10月時現金流還不足支付房租。

  樂刻健身創始人兼CEO韓偉在媒體采訪時分析,浩沙的倒閉與“預售”這種現金流的商業模式密不可分。傳統健身房實行的年卡預售制有利于在健身房前期注入大規模現金流,快速回籠房租、器材等投入的巨額成本,但絕大部分現金收入是健身房未完成的勞動或未被兌現的服務。簡而言之,“賣卡”收入不是健身房的盈利,而是負債。

(文章來源:財經天下周刊)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