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澳寶化妝品營收三連增 76%收入靠代工自主品牌份額降

澳寶化妝品營收三連增 76%收入靠代工自主品牌份額降

中富網快訊:

  澳寶化妝品營收三連增 76%收入靠代工自主品牌份額持續下降

  從一瓶沐浴露起家,成長為中國第五大代工企業,擁有超過20年的歷史的老牌洗護以及OEM企業澳寶集團要奔向資本市場了。

  近日,澳寶化妝品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澳寶”)在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上市后擬分派不少于可供分派溢利的50%,該公司集資所得擬用作進一步提升產能及效率,擴充及升級原有設施以及用作戰略拓展至東南亞市場等。

  據悉,澳寶是華南地區的老牌洗護用品企業,同時也是屈臣氏、百雀羚等品牌的代工(OEM)企業。目前,澳寶化妝品已建立多元化的客戶群體,遍布中國、英國及美國等十個國家。

  值得注意的是,澳寶往期一半以上的收益均來自原廠委托制造代加工產品,并且該部分收入占比逐年上升。具體地說,2017年-2019年(報告期內)自有品牌制造產品占比分別為30.5%、27.3%、24.2%;原廠委托制造代加工產品占比分別為69.5%、72.7%、75.8%。這也是澳寶風險點之一。

  7月18日,對于公司自有品牌收入占比逐漸下降帶來的影響以及上市后公司規劃等問題,長江商報記者向澳寶方面發送采訪函,但是截至發稿前,對方未予以回復。

  業績連續三年增長

  近日,根據香港交易所披露信息顯示,澳寶遞交了港股上市申請,其獨家保薦人為國泰君安國際,上市后擬分派不少于可供分派溢利的50%。通過招股書,這家華南地區老牌洗護以及OEM企業,最近三年的發展狀態得以披露。

  資料顯示,澳寶集團是一家個人護理及美容產品制造商及銷售商。該公司擁有超過20年的歷史,采用雙軌“自有品牌制造+原廠委托制造代加工(OEM)”的業務模式,所有產品均由集團全資子公司澳寶化妝品(惠州)有限公司生產。

  據招股書顯示,澳寶集團2017至2019財年(2018年3月31日至2019年3月31日)的營收分別為6.04億元、6.93億元、8.35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24億元、1.05億元、1.66億元。其中2018財年營收同比增長14.73%,2019財年營收同比增加超20個百分點,為20.49%。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2018年,澳寶身體護理產品在華南地區及中國分別排名第三及第九位;以品牌零售銷售額計算,澳寶護發素及護發產品在華南地區排名第十位。

  另外,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調查顯示,以業績來看,澳寶2018年在中國的個人護理及美容行業OEM生產商排名第五。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澳寶將發展重心轉為OEM業務,為屈臣氏、百雀羚及歐笆等品牌進行代工。其中,澳寶是屈臣氏早期最大的代工生產企業。招股書顯示,截至目前公司已有190位OEM客戶,澳寶明確表示,公司的大部分收益來自OEM業務。

  根據2017年-2019年的財務數據顯示,澳寶OEM銷售額分別為4.2億元、5.03億元和6.33億元;占總業績的比例分別為69.5%、72.7%和75.8%。

  此外,招股書顯示,澳寶集團2017至2019財年的毛利率為37.42%、35.21%、37.37%。對此澳寶解釋,2018財年毛利率下跌原因為,代加工護發產品國內銷售、代加工身體護理產品海外銷售及代加工禮品套裝海外銷售的毛利率有所下跌所致。

  不難發現,澳寶的代加工業務很大程度上會影響直接公司的整體業績的走向。同時,澳寶也提示了公司存在對OEM客戶所提供的產品組合變動均可影響收益、部分OEM客戶的業務模式未必可持續等方面的風險。

  公司業務面臨多項風險

  成立于20世紀90年代的澳寶,曾通過重金聘請香港明星代言等方式,旗下澳寶牌(OPAL)“一分鐘焗油”系列護發素以及澳寶沐浴露在華南地區取得不錯的市場成績。

  不過,步入2000年后,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及行業競爭持續加劇,其自主品牌在不斷走下坡路,“澳寶”品牌系列產品逐漸淹沒在琳瑯滿目的快消品世界里。

  據2017年-2019年的財務數據顯示,澳寶公司自有品牌制造產品的收益為1.84億元、1.89億元和2.02億元,占比分別為30.5%、27.3%和24.2%,可以看出,澳寶公司自有品牌份額呈現下降趨勢。

  事實上,在很多90后及00后眼中,中國馳名品牌“澳寶”或許對他們來講會顯得有些生疏。

  在記者的隨機采訪中,一些較年輕消費者(20歲以下)表示自己并沒聽說過澳寶這個品牌,還有消費者認為,“只知道澳寶的沐浴露和洗發水,因為價格便宜,適合家庭里面用,對彩妝無了解。”還有其他消費者則認為,“澳寶的產品都是大罐包裝,真的不方便出差旅行使用,早就放棄了。”

  “自有品牌收入占比在逐漸下降,這說明,它可能正在縮短其自有品牌產業鏈,長期以往,可能對其自身品牌的后續發展以及受眾辨識度均造成一定影響。不過也說明其OEM業務發展良好。”清華大學品牌營銷研究員孫巍在接受長江商報記者采訪時說道,“在當前來看b2b業務是澳寶頭部業務,未來應該重點加強。”

  此外,截至2019財年,其自有品牌的最大銷售收入仍然都來自經銷商,其中,國內方面占33.7%,海外占18.5%。網上銷售渠道收入占國內銷售比雖逐年上升,但2019年為22.4%,仍不足30%。

  值得一提的是,對于公司業務問題,澳寶也在進行改變和探索。招股書顯示,近年來,澳寶從原本比較單一的洗護發產品,發展為代工生產沐浴、護膚、彩妝、染發膏和禮品套裝等多類目產品,銷售范圍擴大到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多個國家和地區。

  澳寶在招股書中表示,上市融資將主要用于公司的生產設施升級以及品牌推廣、營銷等方面。值得關注的是,澳寶未來擬投資1.21億元繼續擴充公司的現有生產設施,并完善相關設施自動化;并計劃投資2.59億元在華東建立新的生產設施,以及將自有品牌拓展到東南亞市場。

  不過,澳寶化妝品也坦言,公司業務面臨多項風險,且存在投資風險。例如,公司依靠貿易實體、經銷商及零售商銷售產品,倘與此等客戶的關系出現任何變化,且公司未能物色新客戶或對公司的銷售、經營業績及財務狀況產生不利影響。

  此外,公司自有品牌產品的線上銷售易受第三方電子商務平臺和電子商務法規的不確定性影響,也可能因無法預測或及時適當地回應消費者偏好的變化,或導致產品需求量的減少;部分原廠委托制造代加工客戶的業務模式未必可持續等。

  化妝品行業競爭加劇

  近年來,我國化妝市場規模不斷增長,2017年化妝品市場規模達到3615.7億元,同比增長9.6%。根據預測我國化妝品市場的規模在2022年將達到5352億元。

  但事實上,在歐美大牌、日韓美妝品牌的夾擊之下,本土化妝品牌日子并不太好過,長期以來,我國化妝品及個人護理行業主要被國際品牌所占據,尤其在中高端市場,幾乎被國際品牌所壟斷。

  因此,作為國產品牌的澳寶想在眾多國際品牌中占有一席之地,挑戰不言而喻。有業內人士分析,“制約我國化妝品OEM行業發展的另一個重要因素在于,隨著我國化妝品市場的快速增長。我國成為了化妝品OEM企業重要的增長驅動力,國際主要的OEM企業紛紛加快布局中國市場,使得我國的OEM行業競爭更加激烈。”

  自1993年廣州浪奇登陸深交所上市,接下來基本上平均3-4年,A股市場才會遲遲地迎來一家日化企業。整體來看,國內化妝品企業在資本市場上的境遇較受冷落。不過,2017年成為本土日化企業上市年,拉芳家化、珀萊雅相繼登陸主板,御家匯也在創業板上市。

  而這種IPO熱潮也在日化代工企業里延續,三椒口腔、棟方股份、樂寶股份、廣州芭薇股份、江蘇美愛斯以及科瑪股份等多家代工企業先后在新三板掛牌,今年2月,國內最大的代工企業諾斯貝爾也借道青松股份主板上市。

  “考慮到澳寶在國內的業務主要集中在華南地區,香港上市容易獲得國際資本市場的認同,無論是國內投資者或是海外投資者,都能吸引投資。”孫巍談道,“面對國內日化行業的現狀,未來澳寶想要突圍,還需要加強和化妝品品牌合作,形成共贏格局。”

(文章來源:長江商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