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精功系21億債務違約 紹興富豪金良順陷危機

精功系21億債務違約 紹興富豪金良順陷危機

中富網快訊:摘要 【精功系21億債務違約 紹興富豪金良順陷危機】7月17日,上海清算所發布公告稱,精功集團未能清償到期債務合計約21.1億元。就在兩天前,7月15日,精功集團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精功科技(002006.SZ)、會稽山(601579.SH)、精工鋼構(600496.SH)陸續公告稱,控股股東精功集團資金出現流動性困難,導致短期融資券“18精功SCP003”未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構成實質性違約。這期超短期融資券發行總額為10億元,應付本息金額合計10.51億元。(時代周報)

  總部位于浙江紹興的500強企業精功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精功集團”)正面臨自成立以來最大危機。

  7月17日,上海清算所發布公告稱,精功集團未能清償到期債務合計約21.1億元。就在兩天前,7月15日,精功集團旗下三家上市公司精功科技(002006.SZ)、會稽山(601579.SH)、精工鋼構(600496.SH)陸續公告稱,控股股東精功集團資金出現流動性困難,導致短期融資券“18精功SCP003”未能按期足額償付本息,構成實質性違約。這期超短期融資券發行總額為10億元,應付本息金額合計10.51億元。

  目前,精功集團持有精功科技、會稽山、精工鋼構股份占各自總股本的比例分別為31.16%、32.97%和16.86%,累計質押股份占其持有公司總股本比例分別為99.99%、100%和99.93%。精功集團持有精功科技、會稽山的股份全部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

  7月19日,精功科技和會稽山相繼公告稱,控股股東精功集團及實控人金良順收到浙江監管局下發的警示函。警示函顯示,精功集團曾將5.57億元募集資金轉給他人使用,目前已經轉回。

  接近紹興市政府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之前政府層面做過協調,但未能阻止相關債權人不斷訴訟和財產保全行動,后續精功集團可能會選擇出售部分資產回籠資金來緩解流動性。”

  年內59億元到期債務

  始創于1968年,精功集團是2018年中國企業家協會發布的“中國企業500強”之一。過去數年,精功集團經營擴張明顯。目前旗下共有144家納入合并范圍的子公司,涉及生產、設計、對外投資、實業投資、貿易、房地產開發、碳纖維及制品、鋼結構工程黃酒檢測、技術研發等多個領域。

  從財務數據上看,在2018年,精功集團就出現了流動性緊張的信號。去年8月,大公國際對精功集團的2018年跟蹤評級報告顯示,精功集團已陷入各類債務糾紛,公開融資難度將更大,并稱公開債務的違約概率大幅提升。

  今年4月,會稽山、精功科技先后發布公告稱,控股股東精功集團由于涉及擔保債務責任,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全部被司法凍結和輪候凍結,凍結期限為三年。一個月后,又新增8筆資產凍結及輪候凍結。

  一些金融機構隨即開始了對精功集團的訴訟和財產保全行動,如精功集團的兩筆優質資產,45440萬浙商銀行股權和28800萬股紹興銀行股權,均已被中糧信托申請財產保全。

  2018年7月,大公國際評定精功集團主體信用等級為AA+。2019年4月22日,大公國際將精功集團列入信用觀察名單,同時稱,精功集團一年以內到期債務壓力很大。

  7月15日,大公評級宣布將精功集團主體信用等級下調至AA-,評級展望調整為負面,并將“17精功MTN001”信用等級下調至AA-。一天之后,7月16日大公評級宣布決定將精功集團主體信用等級調整為C,“17精功MTN001”信用等級調整為C。

  數據顯示,截至目前,精功集團尚在存續期的信用債還有11只、共計56億元,其中3億元的超短期融資券“18精功SCP004”將于8月16日到期。

  至今,精功集團仍未披露其2018年年報和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精功集團2018年三季度財務數據顯示,精功集團流動負債合計245.72億元,負債合計365.5億元,已使用的銀行授信額度為132.79億元。

  除已經兌付的各類債券本息合計36億元,和未能清償到期債務合計約21.1億元,興業研究信用評價委員會的報告顯示,2019年精功集團即將到期債務仍高達59億元。

  對于違約的原因,精功集團解釋稱,2018年以來,國內經濟下行和去杠桿政策等影響,金融宏觀環境發生大幅轉變,普遍引發民營企業融資難等問題,也給公司總部的營運造成較大負面影響。2018年12月以來,公司總部已兌付各類債券本息合計約36億元,使總部層面流動性陷入緊張。

  目前,未能清償到期債涉及的債權人包括長城資管、中糧信托、華夏銀行、光大銀行、大連銀行以及民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等機構。

  子公司業績不樂觀

  在高手如云的浙江省,木匠出身的精功集團創始人金良順精于資本運作,通過收購、借殼上市、資本注入等操作控制了三家上市公司,在2018年胡潤百富榜上,其家族的財富為31億元。

  事實上,類似精功集團這樣,集團公司旗下控股上市公司,而集團公司出現債務違約的案例并不少見,此前浙江義烏的新光集團、江蘇南京的三胞集團等,均是如此。

  從目前情況來看,精功集團遭遇危機,旗下上市公司的業績也并不容樂觀。

  公司年報顯示,2018年,精功科技實現營業收入10.04億元,較上年的9.50億元增長5.68%,但相對應的歸母凈利潤為573.21萬元,同比下降94.22%,扣非凈利潤則虧損5777.45萬元,同比下降160.84%,是2015年以來首次盈轉虧。

  2019年半年度業績預告顯示,2019年上半年,精功科技預計虧損4500萬―5500萬元,上年同期盈利3147.56萬元。

  會稽山的經營業績也不太理想。2018年,會稽山實現營業收入11.94億元,同比下降7.36%,凈利潤178億元,同比下降2.26%。2019年一季度,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再次雙降,二者分別同比分別下降13.60%、23.13%。

  在三家上市公司中,精工鋼構受到的牽連相對較小。7月16日精工鋼構公告顯示,其未給精功集團及其下屬企業提供任何形式的擔保,且其與精功集團關聯交易較少,主要系向會稽山采購黃酒和精功科技采購設備及提供建筑服務,2018年累計發生額不到4200萬元。

  相關報道>>>

  一周內5只民企債券密集違約 精功集團首次違約

  大股東債券違約后 精功科技終止投資信宇人

  精功集團遲發年報5億募資挪轉 董事長金良順吃警示函

  精功集團面臨百億債務困局 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受牽連

(文章來源:時代周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