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網貸試點備案落空 多家銀行退出存管業務

網貸試點備案落空 多家銀行退出存管業務

中富網快訊:摘要 【網貸試點備案落空 多家銀行退出存管業務】受網貸行業備案延期等監管市場環境變化的影響,不少網貸平臺存管銀行開始加速退出存管業務。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經有8家銀行在網貸資金存管業務方面按下“休止鍵”。部分銀行明確表示退出網貸資金存管業務,也有銀行開始對網貸資金存管業務有所縮減。在分析人士看來,銀行和網貸平臺開展資金存管合作,是市場化的選擇。隨著網貸平臺的清退,未來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的銀行退出資金存管業務。(北京商報)

  受網貸行業備案延期等監管市場環境變化的影響,不少網貸平臺存管銀行開始加速退出存管業務。據北京商報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經有8家銀行在網貸資金存管業務方面按下“休止鍵”。部分銀行明確表示退出網貸資金存管業務,也有銀行開始對網貸資金存管業務有所縮減。在分析人士看來,銀行和網貸平臺開展資金存管合作,是市場化的選擇。隨著網貸平臺的清退,未來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的銀行退出資金存管業務。

  解除存管協議

  安徽新安銀行(以下簡稱“新安銀行”)近日在其官網發布《關于解除與部分P2P平臺網貸資金存管協議的公告》稱,由于市場環境變化及平臺自身原因,新安銀行本著對用戶負責的態度,經與平臺友好協商達成一致,現終止與聚米科技、戶部金服、乾易貸、帝華創投、鑫融貸、雍和金融6家平臺的網貸資金存管業務合作。

  新安銀行強調,上述平臺應立即、完整撤銷與該行開展網貸資金存管業務合作的相關宣傳,及時告知平臺用戶等相關方面雙方合作終止的事實,否則由此引發的一切法律責任由平臺方自行承擔。

  公開資料顯示,新安銀行屬于安徽省首家民營銀行,注冊資本為20億元,于2018年11月16日成功通過測評,成為第42家進入存管白名單的銀行。進入2019年,新安銀行對網貸資金存管賬戶的清理工作明顯加快,該行已發布5次公告解除與P2P平臺資金存管協議,共涉及30家平臺。

  據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登記披露平臺信息顯示,截至6月19日,新安銀行對接資金存管的網貸平臺有18家,這18家平臺中最早上線該行資金存管業務的日期為2018年10月9日,最晚上線的日期為2019年1月9日。剔除已經與其解除協議的戶部金服和鑫融貸兩家平臺,新安銀行目前共存管16家網貸平臺的資金,且均已上線全量業務存管。對銀行退出網貸平臺資金存管的考量,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表示,主要存在兩個原因,一個是與網貸行業的風險隔離,主要是從品牌聲譽的角度去考慮;另一個則是從經營利潤方面考慮,隨著網貸行業平臺的持續減少及強監管下面臨的業務壓降,存管行業務的開展已無法形成規模效應,在部分存管行中的戰略地位也有所下降。

  針對縮減網貸平臺資金存管業務的具體原因以及對其他網貸平臺后續資金存管業務的考量,北京商報記者致電新安銀行資金存管部進行詢問,但截至發稿,電話始終未有人接聽。

  多銀行收縮

  當前銀行對于開展網貸資金存管業務的態度較為謹慎,新安銀行的退出也絕不是“孤例”。就在一個多月前,未通過銀行存管“白名單”的廣東華興銀行也發布公告稱,為進一步加強賬戶管理,引導廣大客戶合理安排和使用賬戶資源,將于6月21日起對部分網貸資金存管賬戶進行批量清理。

  廣東華興銀行公告顯示,存管賬戶余額為零,未在2018年4月30日前完成升級,且與該行已終止合作的網絡借貸平臺部分網貸資金存管賬戶,將被實施清理。同時,實施清理操作后的網貸資金存管賬戶,將無法辦理任何業務。

  除了廣州華興銀行外,此前,貴州銀行、徽商銀行、上饒銀行、上海銀行、北京銀行、江西銀行、浙商銀行等多家商業銀行均在網貸存管業務方面做出了調整。貴州銀行更是早在2018年3月就表示,徹底退出P2P平臺資金存管業務。

  這也是市場的縮影,2017年,P2P網貸推進銀行存管業務合作一度明顯加快,但同時,銀行存管平臺接連踩雷,導致銀行信譽風險上升的事件頻發,以至于出現了銀行禁止平臺宣傳存管的信息。據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登記披露一欄信息顯示,目前已通過“存管銀行白名單”的商業銀行僅有34家,3家對接網貸平臺數量較多,分別是新網銀行91家、廈門銀行93家、宜賓市商業銀行57家。未拿到“存管白名單”入場券的網貸平臺極有可能不會進入備案程序。而在協議期內,如果銀行單方面退出存管業務,網貸平臺受到的沖擊更大。一家網貸平臺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如果協議被單方面終止,平臺不僅需要重新找存管行,再負擔一次巨額投入,而且還可能面臨新存管行坐地起價的風險,增加平臺負擔。對平臺來說,也可能帶來聲譽風險。

  出清仍在繼續

  隨著網貸平臺的清退,未來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的銀行退出資金存管業務。上述網貸機構相關負責人認為,網貸存管業務對一些銀行來說,可能像一把“雙刃劍”。一方面,資金存管可以收取服務費,擴大存款,這是“利”的一面。但同時,網貸監管趨嚴,行業出清加速,如果遇到平臺爆雷或退出,可能也會給存管行帶來聲譽風險。在他看來,銀行和網貸平臺開展資金存管合作,是市場化的選擇。在合作之前,銀行應該對平臺的合規、風控等方面進行詳細盡調,一旦達成協議,就要切實履行責任,不能單方面無故退出。

  網貸之家研究員王海梅同樣認為,銀行收縮網貸資金存管業務主要是因為目前P2P網貸行業監管趨嚴、備案進程不明朗、行業出清仍在繼續,特別是存管平臺的爆雷,雖然監管為存管行對平臺經營風險兜底方面進行免責,但對其聲譽仍會造成較大影響,所以不少銀行為了防止聲譽受損,基于品牌、業務空間、成本等考慮,開始收緊甚至退出網貸資金存管業務。

  蘇筱芮進一步指出,曾經銀行存管被視為網貸資金的保險箱,能夠對防范平臺挪用資金起到較好的防范作用。尤其是知名銀行入局存管業務,更是被認為對P2P平臺的品牌背書。但目前,P2P出借人的看法已趨于理性,存管業務確實起到了一定作用,但無法對自融、假標等情形形成約束。

(文章來源:北京商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