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2019世界500強中國首次超過美國 廣州都有哪些企業為國爭光

2019世界500強中國首次超過美國 廣州都有哪些企業為國爭光

中富網快訊:

   2019年7月22日,最新的《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發布了,在世界最大的500家公司中,有129家來自中國,歷史上首次超過美國(121家)。這份榜單往往反映了世界經濟版圖的變化,中國企業數量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推進。

  毗鄰港澳的特殊位置,天然的吸引稟賦,從珠江新城的核心區蔓延開來,廣州已吸引近300家世界500強企業集聚。面對接踵而至的全球財富巨頭,從500強更迭的故事里可以找尋到廣州的城市變遷史,并試圖發現這些往事給予當下的那些際遇。

  商業文明的本質是開放與交流,從秦漢時的商業名都到海上絲路主港,到明清通商窗口的“十三行”,再到中國外貿晴雨表的廣交會,廣州一直是中國通向世界的窗口和中心。在廣州,世界500強巨頭帶著資金技術和先進管理經驗在這里“開疆拓土”,就像自由的水流慢慢滲透廣州。而本土蓬勃發展的民營企業也從這里不斷走向世界,登上世界的排行榜單。

  天然的外資吸引稟賦

  中國引進外資與對外投資的演變的過程,帶動了中國企業的技術進步和公司管理的現代化,進而又推動了國際貿易的大戰略,以及中國進一步的對外開放。

  上世紀80年代,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廣州經濟技術開發區是世界500強進入中國市場的主要聚集地。當時廣州經濟已在國內遙遙領先,主要依靠的是輕紡、食品、小家電等工業支撐。1984年,美國莫里斯公司在廣州開發區設立卡夫食品有限公司,以輕工制造業開啟了廣州引進外資的序幕。

  說到廣州與世界500強的緣分,不得不提全球日化產業的王者——寶潔。1988年8月18日,寶潔公司寶潔選擇從廣州進入中國市場,與香港和記黃埔(中國)有限公司及廣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建設進出口貿易公司一起,在中國組建成立了第一家合資企業——廣州寶潔有限公司。

  彼時,洗衣粉是寶潔在世界其他地區利潤最為豐厚的產品,但似乎那個年代的中國人對“如何把衣服洗得更干凈”并不那么感興趣,人們反倒更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比如打理頭發。于是,寶潔順勢選擇了海飛絲洗發水來開拓中國事業,依靠一條條小袋裝的海飛絲洗發水從廣州起步。

  30年來這個全球日化的王者立足于廣州,在瞬息萬變的中國市場,慢慢地征服了中國人的頭發、衣物、口腔、肌膚等生活的方方面面,與此同時,倒逼了廣州本土日化企業的發展。最重要的是,以寶潔為代表的外資世界500強企業,為廣州培養了一批熟悉跨國公司運營的中、高級管理人才。

  輕工業發達是廣州的產業特點之一,但廣州并不滿足于此。汽車工業在國民經濟中具有特殊的地位,也是廣州最希望能發展起來的產業之一。新中國在成立以前,中國曾被戲稱為“萬國汽車的展覽館”,廠牌多達130多種。因為當時,中國還不能生產屬于自己的汽車,完全依靠外國進口。

  1969年,廣州汽車制造廠推出“紅衛”牌貨車,但完全無法與一汽的“解放”牌和二汽的“東風”牌貨車競爭。于廣州而言,汽車產業基礎薄弱,生產轎車的挑戰更是非常之大。許多跨國公司面對中國市場,仍抱有一絲猶疑。這時,法國標致決定在廣州大膽一試,可惜的是,隨后標志的發展卻不盡如人意。

  廣州汽車產業在波折之中起步,后來為了重振汽車工業,廣州市政府汽車工業辦公室開始重新招商引資。在廣州本田的合作中,中日雙方進行了機制創新。1999年,每輛售價將近30萬元的高檔汽車第六代雅閣(Accord)開始在廣州批量生產。

  自此,國際上的投資者對中國汽車工業,對廣州汽車產業的認識也隨之發生了深刻的改變。隨著日產和豐田進入廣州,一個以日系500強汽車品牌為特色的廣州汽車產業集群形成,對廣州汽車產業形成了強大的外溢效應。

  廣州的大企業時代

  如今,廣州依然是全球投資的熱土。從早期被動通過外資尋求技術支持,發展到近年來主動通過外資合作提升自己競爭力。在本土企業的創新發展與外商投資的中國邏輯之間,形成了一個相互促進的良性循環。

  值得注意的是,相較于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廣州汽車工業集團這類國有企業來說,廣州企業的一個亮點就是大型民營企業的崛起,顯示以廣州為代表的大城市正在進入以大企業為主導的活力時代。

  恒大1996年在廣州成立之初,只有七八個人擠在不到100平方米的民房里辦公。在改革開放的政策引導下,許家印一直在讓恒大飛快地成長,在當時以破紀錄的速度進入世界500強民營企業,成為全球領先地產企業。2016年恒大以496位首次入榜,隨后兩年排名接連大幅跳升。

  如今,中國的經濟結構必然面臨深度調整,土地價格、環境壓力都在上升。可惜的是對于廣州來說,恒大總部外遷的消息在2018年世界五百強的排行榜上得到了確認。不過幸運的是,恒大走了以后,緊接著雪松控股躍入了人們的視野——2018年,雪松控股以327億美元營收首次躋身《財富》世界500強,排名第361位。

  一個廣州人都印象不深的本土企業,突然間闖進了“世界500強”。雪松控股位于俗稱“西塔”的廣州國際金融中心,矗立在珠江北岸。2008年的金融危機對大宗商品行業造成重創,雪松領先的交易模式伺機填補大批企業倒閉后的市場空白。雪松挑選廣州作為總部,就是因為廣州擁有全球空港海港各種各樣的樞紐能為供應鏈做基礎。

  今年最新的《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發布,雪松控股集團以406億美元的營收位居301位,比2018年躍升60位。雪松主營產業是大宗商品。2019年4月30日,雪松實業公布的年報顯示,其2018年營業收入在2017年大增159%的基礎上繼續增長49.7%,至2140億元。其中,大宗商品供應鏈管理業務為1983.8億,同比大增52.3%。

  在這個領域中,中國是全球大宗商品最大的進口國和消費國,但同時,我們在大宗商品的國際市場話語權上卻長期處于弱勢地位。供應鏈水平決定了一個國家在全球范圍內資源配置的能力,面對新一輪的產業升級和市場擴張,廣州在資源配置方面一直都是務實派。雪松掌門人張勁說,廣州是雪松的“福地”。

  依靠汽車、電子和石化產業,廣州曾保持了相當長時間的高速發展,但隨著產業發展進入平穩期,原始支柱產業已經不能再支撐廣州的高速發展,由此要繼續尋找新的增長動能。近十年來,廣州迅速成長為亞太地區重要的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中心。為進一步擴大在大宗商品領域的話語權和影響力,近年來廣州市先后形成“石油產品交易中心”、“煤炭交易中心”、“糧食交易中心”和“金屬材料交易平臺”等,支撐供應鏈企業在廣州做大做強。

  目前,雪松控股在中國大宗商品領域已具備龍頭的領先優勢,正致力于成為引領全球大宗商品產業鏈變革的領導者,融入全球供給體系。扎根實體經濟的民營企業入圍世界500強,無疑是中國經濟當下正急需的“強心劑”,也符合廣州發展的“老城市,新活力”。

  一直以來,廣州都在促進民營經濟發展上發力。民營經濟占廣州全市GDP比重約四成,吸納就業人數超過450萬人,它是穩定增長、促進創新、改善民生的重要力量,是城市的重要活力之源。傳統的產業老城,門類齊全,上下游配套產業完備,而“老”是“新”的資源,在順應大國市場變遷中,產業必須順應趨勢求“新”,為發展戰略性新興產業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

  歷史也給予了廣州千載難逢的重大機遇。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進程加快,人口和經濟在廣州的集聚效應越發明顯。這些年,世界500強企業爆發了對廣州自改革開放以來的第二次投資潮,包括富士康10.5代顯示器全生態產業園、思科(廣州)智慧城、通用電氣生物科技園等等。

  一方面,廣州釋放投資引力波,吸引世界500強企業落地。另一方面,廣州的大企業也面臨更高程度的國際化。對國際大都市而言,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至關重要。沒有這一項,一個城市仍然可以極具特色,但很難談得上對全球的影響力。

  在世界500強的榜單中,優秀的全球性企業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收入來自本土以外的國家,而日本這項比例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這是許多日企紛紛跌出500強的重要原因。在我國,不少資源性企業及壟斷企業的國際化程度則更低。

  美國經濟則率先從工業基礎型轉變為高科技型經濟,美國企業在世界500強中即使近年來數量上有所減少,但仍占據著世界領先地位。于中國而言,必須要關注和發展“新經濟”的思路,加快民營經濟發展,民營企業將成為我國參與國際競爭的新動力。這對于廣州作為中國長久以來對外開放的窗口而言,也有著重要意義。

  商業文化積淀之下,廣州無疑正在煥發新生與蛻變,其全球資源配置能力、城市能級以及核心競爭力正在不斷提升。企業在社會變革過程中不斷適應、順勢前行,而新一代企業家也已經在粵港澳大灣區的背景下鳴鼓而起,走上另一條更具國際化色彩的道路。

  以雪松控股為代表的廣州本土世界500強企業的不斷壯大,凸顯出廣州新經濟的活力和創新能力。在國內深耕實業21年后,雪松控股積極加快全球大宗商品產業布局,目標成為服務“中國制造”的基石和血脈。

  在當前復雜的外部經濟環境下,國內制造業面臨供應鏈成本上升壓力,一定程度上對國家經濟發展形成隱患。雪松控股近年的一系列發展舉措,可以看到其在全產業鏈布局上的野心,以更大程度上解決中國制造業的原料需求。而身處大灣區極具活力、創造力與吸引力的中心城市廣州,雪松控股將跟隨著廣州邁向國際大都市的步伐,開拓大宗商品全球產業布局,銳意轉型升級,獲得更前沿的經驗。

  不久前的夏季達沃斯期間的“廣州之夜”,是雪松控股連續第二年主辦此項活動。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張勁表示,雪松控股是在廣州的滋養中成長為世界500強企業,將跟隨著廣州邁向國際大都市的步伐,積極開拓大宗商品全球產業布局,打造“中國嘉能可”。借助達沃斯論壇這一國際平臺,廣州這座“老城市”展示了它的新生和蛻變,也凸顯了廣州本土民企也迎來新的時代機遇。

  關于與世界500強企業合作、本土500強發展的故事,貫穿在整部廣州的城市發展史中。而在劇烈的衍變的當下,我們遭遇的是一個空前復雜、急速變化的世界。千年商都的商貿底蘊、扎實的實體產業優勢、開放的基因,是廣州最大優勢,更是能幫助在企業變化之中不斷贏得新的未來。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