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離職就不發年終獎?券商離職員工狀告原東家 能補發嗎?

離職就不發年終獎?券商離職員工狀告原東家 能補發嗎?

中富網快訊:摘要 【離職就不發年終獎?券商離職員工狀告原東家 能補發嗎?】近日,裁判文書網的一則判例顯示,中泰證券新三板業務離職員工蘭某向中泰證券討要25.67萬元扣發獎金,一審法院判決,中泰證券支付蘭某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間暫扣的獎金10.25萬元。中泰證券不服上訴,又被二審法院駁回。   離職就不發年終獎?券商離職員工狀告原東家,能補發嗎?看法院如何判,雙方爭議讓你似曾相識?

  離職員工與公司因獎金發放問題存在分歧時有發生。

  近日,裁判文書網的一則判例顯示,中泰證券新三板業務離職員工蘭某向中泰證券討要25.67萬元扣發獎金,一審法院判決,中泰證券支付蘭某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間暫扣的獎金10.25萬元。中泰證券不服上訴,又被二審法院駁回。

  離職員工討要25.67萬元扣發獎金

  蘭某于2014年6月30日入職齊魯證券,在中小企業金融部擔任質量監控部高級經理,雙方簽訂了期限為2014年6月30日至2015年6月29日的勞動合同,后續簽至2018年6月29日。2015年9月,齊魯證券更名為中泰證券。蘭某因個人原因于2018年6月底離職。雙方由于蘭某的獎金發放問題出現分歧,蘭某申請仲裁,要求中泰證券支付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暫扣月度獎金184918.23元、支付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6月29日暫扣月度獎金71795.29元。

  中泰證券所提交的《新三板業務總部績效考核管理辦法》中規定:

  第二條:部門獎金發放原則實行“當月收入、次月發放”,按照公司相關規定,所有人員的獎金按照核發金額的50%予以發放,預留的50%部分作為業務風險準備,在每年年終統算后進行核發;

  第二十二條:按照公司規定,獎金發放日已離職人員,不再對其發放獎金;

  第二十三條規定:本辦法由部門負責解釋和修訂,自公布之日起執行。

  中泰證券認為蘭某已在該管理辦法上簽字,在其公司2018年8月完成2017年度的統算時,蘭某已離職,蘭某未參加2017年度統算,故不應再發放蘭某2017年度預留部分的獎金。

  而蘭某認可其簽字,認可該管理辦法中第二條關于獎金發放的原則規定,但稱并未實際見過該管理辦法,該管理辦法未經民主程序、未公示,未載明公布時間。

  為證明《新三板業務總部績效考核管理辦法》的制定經過了民主程序,中泰證券向法院提交了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工會委員會魯證工發字[2014]8號《關于公布齊魯證券有限公司工會委員會一屆三次全體代表大會決議的通知》及該次會議表決通過的《齊魯證券有限公司總部員工薪酬管理辦法》。該薪酬管理辦法中規定:

  第四十二條第(四)項:在勞動合同期內,非公司原因提出與公司解除勞動關系的員工,不再參與年度工資、獎金統算;

  第四十九條:公司確定的各序列員工工資標準系核定各單位員工工資總額的依據,各單位應在公司核定的工資總額內,自行制定內部薪酬管理與績效考核辦法,根據考核結果進行薪酬分配。相關辦法需經本單位2/3以上員工簽字后確認執行,并報人力資源部備案等內容。

  中泰證券認為,《齊魯證券有限公司總部員工薪酬管理辦法》系《新三板業務總部績效考核管理辦法》的上位文件,后者依據前者制定,前者雖然沒有蘭某簽字學習的記錄,但蘭某應當遵守公司相關規章制度。

  一審:中泰應支付員工10.25萬元獎金

  一審法院認為,雙方本案爭議的焦點,即預留部分的獎金是否應當發放。

  首先,分析預留獎金的性質。根據上述規定,獎金為“當月收入、次月發放”,在發放時每月按照一定比例發放,預留一部分作為業務風險準備,年終統算后發放。即使作為預留的部分,也實際是員工每月應得的獎金,只是在發放時間上予以延后,但仍屬于勞動者每月應得的工資報酬。

  其次,《新三板業務總部績效考核管理辦法》本身存在諸多問題:

  1。中泰證券未舉證證明《新三板業務總部績效考核管理辦法》的公布及執行時間。

  2。第二十二條關于“按照公司規定,獎金發放日已離職人員,不再對其發放獎金”的規定,未明確已離職人員不再發放獎金的時間范圍(即其中某一年度的獎金或者在職期間的全部獎金等)。

  3。中泰證券沒有證據證明上位文件《齊魯證券有限公司總部員工薪酬管理辦法》已對蘭某進行告知或公示,因此,《齊魯證券有限公司總部員工薪酬管理辦法》不對蘭某發生法律效力。

  第三,蘭某在2017年工作滿全年。2018年6月,蘭某雖因個人原因提出離職,但其離職時間基本與勞動合同到期日相近。故蘭某在勞動合同期限內,提供正常勞動的情況下,僅因中泰證券進行2017年度統算日期晚于蘭某離職日期的原因,即否認蘭某應當獲得暫扣預留的2017年度獎金,有違勞動合同法確立的公平原則。

  綜上,中泰證券不同意向蘭某支付2017年度暫扣獎金的理由不能成立。最終一審裁決如下:

  一、中泰證券自裁決書生效之日起七日內,支付蘭某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間暫扣的獎金102539.59元;

  二、駁回蘭某的其他仲裁請求。

  二審:員工勝訴,維持原判

  蘭某認可仲裁結果,但中泰證券對上述裁決不服,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中泰證券無需支付蘭某2017年度“獎金”102539.59元。

  二審中,當事人沒有提交新證據。二審法院認為,因雙方當事人均認可蘭某的獎金核發及預留比例曾進行過調整,即2017年9月之前為每月預發80%,剩余的20%在統算后發放,自2017年9月以后,調整為每月預發50%,剩余50%在統算后發放,并且中泰證券自行提交的績效考核管理辦法中,亦有將員工部分獎金予以預留暫緩發放的規定,因此法院對于中泰證券在蘭某2017年的工資發放過程中已將其部分獎金按月暫扣尚未發放的事實予以確認。

  現中泰證券并未提交有效證據證明其已經將《齊魯證券有限公司總部員工薪酬管理辦法》依法告知和有效送達蘭某,并且該份規章與蘭某所在部門的《新三板業務總部績效考核管理辦法》并非是同一文件,故法院對于中泰證券關于其所主張的規章制度已經符合法律有關民主程序規定的意見不予采信,對其有關蘭某已經離職不再發放暫扣獎金的主張不予支持。

  蘭某于2018年6月底離職時已屆雙方書面勞動合同的終止期限,其離職時間尚不具備參與2018年度的統算條件,但蘭某在2017年度的工作期間已滿全年,中泰證券以民主程序存在瑕疵的相關規定,以及截至2018年6月底仍未完成上年度的年終統算為由,拒發蘭某于2017年度的暫扣獎金,不具有合法性與合理性,一審法院駁回其關于無需發放蘭某暫扣獎金的訴訟請求處理正確,二審法院對此予以確認。

  中泰證券雖然不認可蘭某主張的獎金數額,但其并未提交相應的統算依據與統算方法,亦未舉證證明2017年度已對蘭某預留尚未發放的獎金數額,且其認可蘭某的工資明細與銀行流水真實性,故本案中一審法院對于中泰證券公司應當支付蘭某的暫扣獎金數額認定并無不妥。

  綜上,中泰證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二審法院駁回中泰證券上訴,維持原判。

(文章來源:券商中國)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