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康業元再撕廣藥:老板曾受賄倒批文 藥物年銷6億毛利近9成

康業元再撕廣藥:老板曾受賄倒批文 藥物年銷6億毛利近9成

中富網快訊:摘要 【康業元再撕廣藥:老板曾受賄倒批文 藥物年銷6億毛利近9成】康業元的老板是誰?為何這家不出名的企業能和廣藥合作?(財經天下周刊)

  北京康業元炮轟廣藥白云山一事,在7月23日早晨有了戲劇性進展。康業元發公告稱:公司領導和員工遭到不明身份人員騷擾和威脅,不得不臨時搬到生產線辦公。

  雙方爭奪的藥物“金戈”是第一款國產偉哥,因對廣藥白云山利潤貢獻兇猛,有“廣藥搖錢樹”、“金戈奇跡”之稱。康業元認為,自己入股49%理應分得相應收益,但其稱廣藥董事長李楚源始僅給出較低分配比例,并有虛增成本、偷稅漏稅之嫌。

  《財經天下》周刊聯系了康業元聯系人張先生,對方收到采訪函但尚未回函。有媒體探訪了康業元辦公地,發現是鼎輝醫藥在此辦公。張先生稱鼎輝醫藥是康業元子公司。根據工商信息,鼎輝醫藥的法定代表人正是劉玉輝。曾有報道稱,劉玉輝在白云山醫藥科技占股49%,基本可以確定是康業元方面老板。

  有趣的是,這位劉玉輝正是藥監系統“125專案”前的中國“藥品批文之神”,在藥物審批環節呼風喚雨。他曾收受20余家公司賄賂,幫助藥企在藥品注冊、審批等環節在國家藥監局違法操作。與他合作的一位司長落馬后,劉玉輝消失無蹤,直到今日才以“炮轟廣藥白云山”重回人們視線。

  王老吉式爭奪重演

  7月18日,北京康業元吹響了進攻廣藥白云山的號角。在一封實名公開信里,康業元舉報廣藥集團董事長李楚源多年來授意廣州白云山醫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簡稱“白云山醫藥科技”),從未給予康業元經審計的完整財務會計報告,后者也無法按股權分配利益。

  雙方牽手始于1999年12月,康業元和廣藥集團合資創辦了白云山醫藥科技。按照康業元公布的部分合同書,康業元占股49%,出資為國家一類新藥枸櫞酸西地那非片(金戈)臨床批件、國家四類新藥阿奇霉素粉針劑新藥證書;廣藥集團占股51%,出資為白云山商標、一家合法的醫藥經營性公司無形資產、433萬元資金。

  合同書披露部分并未寫明雙方如何分配利潤。但在實名舉報信里,康業元稱按照公司章程,自己應享有金戈產品產權、經營權、收益權的49%。

  顯然,廣藥并不同意這一分配方案。據康業元稱,廣藥方面在2016年4月拿出的方案是:銷售額1-3億元部分提成8%,3-5億元部分提成6%、5-10億元提成3%、10億元以上提成2%。“這完全是一種流氓行為,哪里有國企上市公司的一點風度”,康業元氣憤地說。

  康業元還做出三條指控,直指雙方合資公司的不合理之處:

  第一,從2014年10月金戈產品上市以來,其生產權、經營權、收益權都從科技公司剝離。

  第二,康業元根據自己從原料供應商獲得的信息推算,金戈產品主要成分的藥料成本僅為1800元/公斤,但在白云山內部的記賬成本為10000元/公斤,懷疑白云山虛增成本、偷稅漏稅。

  第三,白云山醫藥科技公司的“百定”產品,在廣藥集團董事長李楚源授意下,未經股東康業元同意,就被白云山醫藥科技轉讓給山東瑞陽制藥。康業元指控,李楚源、肖榮明(白云山醫藥科技董事長)都與山東瑞陽制藥有說不清的關系。

  金戈奇跡值多少錢

  對金戈有多賺錢,廣藥白云山、康業元給了兩個不同的答案。

  根據廣藥白云山財報,金戈銷售收入從2015到2018年,分別為2.34億元、4億元、5.62億元和6.62億元。其中爭議最大的是2015年,廣藥白云山財報稱:金戈生產1589萬片,銷售1495萬片,營收為2.34億元,毛利潤2.16億元。

  但康業元根據金戈原料供應商的信息推算,這一年白云山采購原料對應金戈產品生產不少于4073萬片,營收不少于6.38億元,結合白云山披露的92.22%毛利率,毛利潤不少于5.88億元。如果按康業元堅持的49%分成,這一年應分得的毛利潤部分就有2.88億元之多。

  毋庸置疑,金戈已成為廣藥白云山的賺錢主力。按照2018年年報,枸櫞酸西地那非片(金戈)共銷售4774萬片,銷量同比上漲20.45%,銷售收入6.621億元,占營收比例上漲17.67%。

  從2015年上市起,金戈就因銷量增速兇猛,被稱為“金戈奇跡”。這是第一款國產偉哥,打破了此前瑞輝旗下萬艾可、禮來旗下的希愛力、拜耳的艾力達的“偉哥壟斷”。據報道,金戈的平均售價為20元/片,僅為萬艾可價格的一半,因此獲得了巨大的市場。

  根據米內網查詢的批文,共有11家公司的6款枸櫞酸西地那非片藥品獲批,但由廣藥白云山生產的金戈是獲批日期最早的一個。

  根據《中國六大終端用藥市場藍皮書》,中國抗ED藥已超過百億元市場規模,年平均增長率28.8%。盡管A股中有廣生堂、常山藥業、赤天化、仁和藥業、天生制藥入局,但短時間內金戈的領先地位還難以動搖。媒體稱金戈為“廣藥搖錢樹”并不夸張。

  康業元的神秘老板

  康業元的老板是誰?為何這家不出名的企業能和廣藥合作?

  康業元炮轟廣藥白云山的微博,7月18日才發出第一條信息,留給媒體的聯系方式是QQ郵箱。7月20日,經濟觀察網記者曾探訪康業元注冊地址,但只看到鼎輝創新醫藥科技公司的標志。康業元的張姓聯系人表示:鼎輝創新醫藥科技公司是康業元的下屬公司,康業元在此辦公。

  《財經天下》周刊撥通了康業元的張姓聯系人的電話,對方表示已將采訪函轉交給領導,但截至發文時尚未回復。康業元還有另一位聯系人劉女士,但接電話者為男性,并稱與張姓聯系人相識。

  鼎輝醫藥的老板劉玉輝是理解康業元業務的關鍵。根據天眼查信息,劉玉輝在康業元擔任監事,在白云山醫藥科技也擔任高管。北京鼎輝創新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劉玉輝。

  據《重慶晨報》2016年報道,當時中國藥學會處級干部正叫劉玉輝,持有白云山醫藥科技49%股權。基本可以確定,該劉玉輝便是雙方合資公司在康業元的代表人物。

  劉玉輝也有“藥品批文之神”的名號。直到2005年11月因貪腐案被捕,他都是制藥領域一個呼風喚雨的傳說。

  2012年,《法制晚報》對國家藥監系統“125專案”做出報道。這一案件調查持續多年,一度震驚全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注冊司的原司長曹文莊,一審被判決死緩。最初調查他時,正是劉玉輝成為突破口。

  根據《法制晚報》的報道,劉玉輝是曹文莊在中國藥學會的同事,以“能辦事,有路子”在制藥領域聞名。他長期充當藥企和曹文莊的掮客。他對偵查員放言:“我清楚哪些藥廠的藥吃不得,他們連審批文件都是假的,生產的藥還能吃嗎?”

  最終偵查員以情感為突破口,使劉玉輝供出向曹文莊行賄的事實。此外,劉玉輝曾收受20余家醫藥企業700余萬元人民幣及20萬美元,幫助藥企在藥品注冊、審批、換發文號、地標升國標等環節在國家藥監局進行違法運作。

  有媒體稱,劉玉輝以專利和批文為資產,與藥企成立合資企業。

  《財經天下》周刊在國家知識產權局查詢發現,白云山醫藥科技公司名下,至今依然掛著至少5個以劉玉輝為發明人的藥品專利,涉及心臟病藥物、抗病毒軟膠囊、第三代頭孢菌素等。

(文章來源:財經天下周刊)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