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動力電池行業洗牌加速 12億元應收賬款疑致國能電池停擺

動力電池行業洗牌加速 12億元應收賬款疑致國能電池停擺

中富網快訊:摘要 【動力電池行業洗牌加速 12億元應收賬款疑致國能電池停擺】近日,有北京國能電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國能電池”)的用戶和員工向記者反映,目前包括廣州、深圳、成都、沈陽等多地均出現國能電池售后維修中斷的情況。同時,北京公司已拖欠員工薪資達半年之久,拖欠金額數萬元至數十萬元不等。(證券日報)

  近日,有北京國能電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國能電池”)的用戶和員工向《證券日報》記者反映,目前包括廣州、深圳、成都、沈陽等多地均出現國能電池售后維修中斷的情況。同時,北京公司已拖欠員工薪資達半年之久,拖欠金額數萬元至數十萬元不等。

  “因補貼拉動和資本追捧,動力電池行業經歷了幾年非理性增長。”在天津力神董事長秦興才看來,2020年之前,動力電池行業將經歷結構調整期,企業不得不面對 “后補貼時代”下營銷模式方面的調整,行業將進一步分化洗牌。

  對此,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成員方建華表達了類似的看法。他認為,真正能夠滿足整車企業性能要求和市場需求的產品,其產能并不過剩。“近年來野蠻生長的、投機的電池產品看似產量高漲,但整車廠家是不會用的,未來九成電池企業會出局。”

  12億元應收賬款未收回

  事實上,國能電池的經營危機并非一日之寒。早在今年5月份,面對“即將倒閉”、“拖欠巨額員工工資 ”等質疑,國能電池就發布澄清公告予以辟謠。然而,事態并未因一紙公告而告一段落。

  近日,有國能電池員工向《證券日報》記者透露,從今年年初開始,國能電池北京公司就出現拖欠工資的情況,截至目前已超過半年。“算上主動離職和被動裁員,公司員工基本要走空了。在3月份裁員時還采用了‘N+1’的工作年限補償標準,現在留下來的大多是欠薪金額較大的銷售人員和公司中高層。”

  上述國能電池員工對記者表示,北京公司有接近50名員工于7月15日聯合申請勞動仲裁,主張賠付勞動報酬、報銷因公墊付的錢款。

  與此同時,有國能電池銷售人員對記者表示,去年的出差費用報銷加上被拖欠工資累計已達20多萬元。“之前不走不鬧是因為對公司還抱有希望,而且作為銷售一走了之對客戶也會帶來損失。但隨著公司下發調整決定,大家就沒法再忍耐下去了。”

  7月19日,國能電池發布公告稱,因生產經營戰略調整,經研究決定將相關部門工作地點進行調整,具體情況如下:1、原工程技術中心、研究院、品質部、供應鏈管理部、銷售部劃轉到河南PACK公司。2、北京總部僅保留人力資源部、辦公室、戰略規劃部、戰略財務、清產核資管理部、安環部。3、未提及人員由人力資源部統一調配安排工作地點。4、留京人員須報董事長批準。

  對此,有國能電池北京員工表示,河南PACK公司即河南國能電池有限公司,位于鄭州市中牟汽車產業園區。“我們常年在北京工作生活怎么可能短期馬上去河南上崗。如果不去就最低工資標準。這篇通告名為調整,實際上就是變相清退。”

  7月22日,國能電池再度發布公告稱,受新能源行業影響,公司當前有12億元應收賬款尚未收回,導致部分已離職員工的補償金,工資和報銷款沒有及時兌付。目前公司主要領導和銷售人員都在籌款,預計7月31日解決部分經濟補償金;8月31日結清全部拖欠工資;報銷款將按照公司內部職工統一進行支付。

  事實上,國能電池也曾數度試圖自救。據國能電池員工向《證券日報》記者透露,此前公司曾接觸過包括青島一汽、恒大集團等4家-5家的意向投資方,對方也對國能電池的情況進行過盡職調查。然而,雙方在資產獨立性、公司控制權等核心條款上最終未能達成一致。

  動力電池業加速進入淘汰期

  早在去年4月初,全球動力電池銷量第五、中國動力電池銷量第三的深圳市沃特瑪電池有限公司,其母公司堅瑞沃能被爆出20億元債務違約,整體債務高達221.38億元。有不愿具名的電池廠負責人表示,此后許多小企業的資金鏈出現問題,無法在降低售價的同時承擔上漲的原材料價格,最終導致紛紛關門停工。

  反觀全球動力電池銷量第一的寧德時代,今年6月份,我國動力電池裝機總電量約6.61 GWh,寧德時代市場份額高達47%,較2018年大幅增長。排名第二的是比亞迪,其市場份額為25%,相比去年年也有所增長。受頭部企業擠壓,第三至五位電池企業的市場份額則相對下降。

  一方面補貼退坡和整車廠降本使得利潤大幅削薄,另一方面上游原材料的漲價更是讓動力電池企業資金鏈進一步承壓,加快了電池行業的洗牌速度。“這幾年動力電池企業成本壓力非常大,正極材料鈷、鎳、錳以及負極材料大幅上漲。”上海杉杉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胡博表示。

(文章來源:證券日報)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