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上海金融法院出臺《服務保障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改革的實施意見》

上海金融法院出臺《服務保障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改革的實施意見》

中富網快訊:

  7月23日上午,上海金融法院通報了《上海金融法院關于服務保障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改革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實施意見》)的相關情況。

  上海金融法院表示,作為試點集中管轄涉科創板案件的專門法院,依法為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改革提供金融司法服務保障的責任重大,上海金融法院牢牢把握金融司法的戰略定位,自覺提升司法服務保障水平,充分發揮金融審判職能作用,積極回應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的司法需求,專門成立服務保障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改革工作領導小組,統籌組織、協調推進、全面指導服務保障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改革工作的開展,深入學習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相關規則,主動走訪中國證監會、上海證券交易所、投資者保護機構等單位,多次舉辦系列講座和調研座談會,充分了解司法需求。制定《實施意見》,為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改革營造良好的金融法治環境,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和科創中心建設提供優質的司法服務保障。

  《實施意見》發揮上海金融法院對涉科創板案件集中管轄、專業審判的司法優勢,聚焦各項措施的可操作性,從完善專業化的審判機制、健全證券群體性訴訟機制、依法加強投資者保護、強化證券侵權責任落實、加大涉科創板案件執行力度、依法監督支持證券監管部門依法行使職權等多個方面制定了23條具體工作舉措。

  在完善專業化審判機制方面,為便捷涉科創板案件的審理流程,《實施意見》提出建立涉科創板案件“快立、精審、速執”綠色通道,借助信息化手段提升訴訟便捷性和高效性。為提高涉科創板案件審判的專業化程度,《實施意見》還分別從強化上海金融法院證券業案件法官專業委員會功能、跨庭組建涉科創板案件專門審判團隊以及建立專家陪審機制和專家輔助人制度等方面提出完善意見。考慮涉科創板案件的市場影響和裁判規則的引領作用,《實施意見》借鑒國際司法實務中的相關制度,提出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允許案件當事人之外的具有專門知識的個人或組織,就與案件直接相關的重大法律爭議問題向法庭公開提交書面意見書,以有效提高司法裁判的質效和公信力。

  在健全證券群體性訴訟機制方面,為有效降低投資者訴訟成本,提高矛盾糾紛化解效率,《實施意見》對完善證券示范判決機制和多元化解決機制做出明確規定,提出優先選定證券投資者保護機構提起支持訴訟的案件作為示范案件,發揮示范判決的規則宣示功能,與證券監管部門合作推動涉科創板案件中上市公司、中介機構單方承諾調解機制等具體措施,充分體現最高人民法院“堅持把非訴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的精神。《實施意見》針對證券欺詐民事侵權行為,探索構建由依法設立的證券投資者保護機構、法律規定的機關和有關組織提起的證券民事公益訴訟機制。《實施意見》還就法院適用代表人訴訟制度審理涉科創板群體性案件程序性問題作出詳細安排。

  在依法加強投資者保護方面,《實施意見》嚴格落實投資者適當性制度,準確把握投資者保護與投資者風險自擔的關系,探索建立行政罰款、刑事罰金優先用于民事賠償機制,落實民事賠償優先原則,推動建立群體性證券案件先行賠付制度。《實施意見》提出探索擴大申請調查令的主體范圍,支持依法成立的證券投資者保護機構在證券支持訴訟、公益訴訟以及代表人訴訟中向法院申請開具調查令,并進一步提高調查令的強制力,對無正當理由拒不協助持令人獲取證據的單位以及直接責任人員,依法予以民事制裁,以此增強投資者參與訴訟能力。《實施意見》要求妥善審理上市公司收購、股份轉讓、增資糾紛,關注特別表決權股份在股份轉讓中的特殊安排,依法審查相關持股主體在限售和減持限制情形下股份轉讓的合法性,保護中小股東合法權益。考慮到科創板上市公司中既有國內公司又有境外紅籌企業,《實施意見》要求精心審理涉外案件,積極行使司法管轄權和準確適用法律,依照實質互惠原則,推動涉科創板案件生效判決的跨境承認與執行。

  在保障以信息披露為中心的監管理念落實,強化證券虛假陳述民事責任方面,《實施意見》強化違反信息披露義務的民事賠償責任,厘清不同責任主體信息披露的責任邊界,區分不同階段信息披露的不同要求。對違反信息披露義務的行為,明確司法審查標準,加強民事、行政、刑事責任全方位約束機制。同時,《實施意見》探索建立中介機構及從業人員聲譽約束機制,發揮聲譽約束機制對中介行業競爭的引導作用。

  在加大涉科創板案件執行力度方面,《實施意見》提出優化涉科創板執行案件金融風險防控機制,建立執行案件的風險研判機制和股票處置機制,創新建立大宗股票司法執行協作機制,充分利用證券交易所大宗股票執行協作平臺進行股票處置,維護市場交易秩序。為加強執行案件中投資者保護,明確對投資者提供財產保全線索卻有困難的,上海金融法院可運用網絡查控系統,主動發現財產線索,高效開展財產保全。《實施意見》提出允許投資者保護機構作為申請執行人代表投資者申請執行并接受執行款項,再由投資者保護機構通過證券交易結算系統向勝訴投資者進行二次分配。為加大對證券侵權案件直接責任人的執行懲戒力度,《實施意見》首次提出要在執行程序中建立對涉科創板證券侵權執行案件直接責任人的先行執行工作機制,提高證券侵權行為直接責任人的違法違規成本。

  上海金融法院表示,為保障市場監管秩序有效形成,《實施意見》提出依法保障證券監管機構有效行使監管職能,尊重證券交易所的業務規則,遵循證券交易所民事責任相對豁免原則,明確了對證券交易所依照業務規則進行自律監管引發的糾紛,一般應作為民事案件立案審理的原則,進一步統一證券交易所履職案件的受理標準。此外,為推動金融司法與金融監管的有效銜接,《實施意見》提出建立與證券監管部門聯席會議及會商機制,加強與證券監管機構、證券交易所、證券登記結算機構之間的信息互聯和共享,形成合力,共同提升我國資本市場的法治水平。

(文章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