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董事長親發內部信!自承危機和困境 為何旗下多家金融企業倒下

董事長親發內部信!自承危機和困境 為何旗下多家金融企業倒下

摘要 【董事長親發內部信!自承危機和困境 為何旗下多家金融企業倒下】7月23日,先鋒集團董事長發布內部郵件稱,在這個夏天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機。目前,公司成立催收管理工作組,,用法律手段追繳欠款;同時啟動重組計劃,與多個資管公司、券商、拍賣公司和產權交易所等治談資產重組方案,已有實際效果。(券商中國)

  董事長親發內部信!自承危機和困境,昔日龐大的金融集團,為何旗下多家金融企業正如多米諾骨牌般倒下

  在經歷了項目逾期、提現困難、退出未遂等一系列變故后,漩渦當中的網信理財仍在期待轉機。

  7月23日,先鋒集團董事長發布內部郵件稱,在這個夏天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機。目前,公司成立催收管理工作組,用法律手段追繳欠款;同時啟動重組計劃,與多個資管公司、券商、拍賣公司和產權交易所等治談資產重組方案,已有實際效果。

  在網信證券、網信理財、先鋒支付如多米諾骨牌一般陸續出現風險事件后,先鋒集團這一龐大的金融機器將如何繼續運轉?

  董事長親發內部信

  在網信理財發生兌付問題半個月后,先鋒集團董事長張振新終于發聲,對集團面臨的困境和危機進行解釋。

  張振新稱,在先鋒集團成立以來走過的第16個夏天,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機。從所屬的行業來看,實體經濟的下行使得資產端的資產質量出現了嚴重下滑,抵押品價值縮水,處置難度增大;同時遭遇了一些惡意逃廢債的企業和個人。盡管公司一直在用自有資金來維持流動性并保持剛性兌付,也還是迎來了不可回避的逾期時刻。

  在逾期事件發生后,張振新表示,公司目前通過以下手段扭轉不利局面:

  一、隨時接待來訪的投資人客戶,并擬在幾個業務重點城市設立接待中心,向大家及時通報相關工作的進展情況。

  二、成立催收管理工作組。對借款企業和資產提供方發通知函,團隊上門催收,用法律手段追繳欠款,整理欠款企業和個人以及惡意逃廢債的名單報給有關部門。

  三、啟動重組計劃。與多個資管公司、券商、拍賣公司和產權交易所等治談資產重組方案,并已經有了實際效果。

  四、成立資產盤點清算工作組。由于集團成立已經16年,旗下機構大多保持業務獨立,盤點工作需要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和時間,工作組在夜以繼地趕時間趕效率,未來銷售團隊也會參與其中。

  張振新表示,他和公司核心管理團隊將堅守崗位,不拋棄不放棄,分工明確,目標一致,負責到底,全力以赴地開展各項工作,竭盡全力保護投資者利益。

  正在開展催收工作

  逾期的平臺雖然是網信普惠,但從公開信息來看,網信集團乃至先鋒集團都為借款逾期及后續處理“操碎了心”。

  今年7月4日,網信普惠曝出擬良性退出的消息。原網信集團法定代表人、CEO盛佳于午夜在內部群里宣布,經集團領導討論共同決定,網信平臺良性退出,會與政府相關部門一起確保平穩有序,盡最大努力保障投資者利益。

  而在此之前,投資者已通過多個社交平臺反映平臺存在項目逾期、提現困難等情況。7月4日午間,網信集團對逾期予以確認:當前網信平臺出現了小規模的逾期,正在積極同產品管理方及相關融資企業進行溝通,積極進行催收回款。

  截止6月30日,網信普惠官網信息顯示,平臺借貸余額為58.95億元,借貸余額12.50萬筆,當前出借人為14.23萬人。在項目逾期情況部分,平臺展示數據全部為0。

  公開資料顯示,網信普惠(原網信理財)為網信集團旗下P2P平臺,由北京東方聯合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運營。北京東方聯合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6月21日,注冊資本5億元。先鋒集團董事長張振新為持股99%的控股股東。

  此后,據部分投資者表示,在網信普惠的部分散標項目收到回款。而從項目情況來看,網信尊享產品兌付困難較散標更為嚴重。對此,網信集團對其大型借款企業開展催收工作。7月11日,網信集團資產端業務負責人、網信投資人代表、網信集團骨干理財師前往借款企業,就該借款逾期及抵押資產處置進度等事宜進行了深入溝通。

  此后,網信官微通報稱,在加大催收力度后,已有四個項目按期還息,一個項目按期還本付息,五個項目總計還息28.65萬元,一個項目還本600萬元。為確保借款企業持續履約,維護投資人權益,平臺貸后管理及催收相關工作將全面加強推進,平臺借款企業逾期名單也將在近期進行公布。

  而在7月15日晚間,網信官微公告稱網信集團領導及平臺高管帶領團隊正全力以赴,開展貸后管理、資產清收、運營調整等工作。針對尊享計劃,母集團將啟動的尊享重組計劃,擬邀請投資人代表參與,公開重組標的,最大化保障投資人的利益。

  平臺擬簽約委托包括資管公司、券商、產權交易所、律師事務所、拍賣平臺等專業第三方服務商,聘請資產重組顧問,加大和加快現金回流,資產處置的進展情況也將及時通報。

  此外,網信集團稱,公司已與湖岸(嘉興)投資有限公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主要內容包括:

  1、湖岸以其遍布全國的服務商體系和代表處為依托,協助網信集團清收和處置相關資產。

  2、湖岸以其專業能力和經驗,為網信集團提供解決方案咨詢服務。

  3、網信集團和湖岸組建合作小組,加快開展組建系列專項處置基金等深度合作。

  金融企業輪番涉事

  在網信集團乃至先鋒集團為網信理財四處奔波之時,應當注意的是,先鋒集團這一龐大的金融機器旗下,多家金融企業正如多米諾骨牌一般陸續倒下。

  除網信理財外,今年5月,網信證券因存在重大風險隱患,被遼寧省證監局派出風險監控現場工作組進行專項檢查。此后,網信證券股東聯合創業集團被采取限制股東權利措施的監管決定,其違規主要涉及三名自然人未經批準實際控制網信證券5%以上股權,被責令改正,其中即包括先鋒集團CEO張利群。

  網信證券2018年度報告顯示,網信證券去年實現營業收入為-32.44億元,凈利潤為-28.80億。截至報告期,其凈資本為-30.55億元。據悉,網信證券因涉及巨額代持債券違約而導致重大風險隱患。而在工作組進駐兩月有余之后,網信證券的風險評估仍未有結論公布。

  此外,在網信普惠發生逾期之時,曾有一份自稱“內部消息”的解釋稱,因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收緊,6月中旬,原渤海銀行對先鋒支付的4億授信下調至1億,疊加銀行半年度攬儲資金收緊影響,造成平臺墊付資金壓力。不過,該消息真實性尚未得到官方確認。

  而在此之后,7月8日,中新控股臨時停牌并公告稱,鑒于中國政府有關部門要求先鋒支付就其業務營運有關若干重大不合規事項該采取嚴厲的補救措施,從而對本公司相關業務及財務狀況可造成重大不利影響。本公司董事會考慮該情況及影響后,公司期后將公布有關違規詳情。截至目前,中新控股尚未就先鋒支付的“重大不合規事項”進行披露解釋。

  對此,有媒體報道援引消息人士稱,“先鋒支付挪用了其在四川和天津有關銀行的頭寸,存在2.4億元空缺,其中有超過1億元系來自一家天津當地銀行的T+0資金”,基于此,銀聯已暫停針對先鋒支付的貸記業務。不過,對此先鋒支付并未予以回應。

  今年4月,先鋒支付因“違反支付業務規定”而遭遇央行大連中心支行的罰單。先鋒支付被給予警告,并處以42萬元的罰款。而此次先鋒支付的“重大不合規”將對公司造成怎樣的影響,尚有待觀察。

  公開信息顯示,先鋒集團始創于2003年,是一家成長型綜合性企業集團,深耕金融科技、資產管理、財富管理等領域,旗下金融子公司眾多,包括證券、銀行、網貸、支付等多個牌照。

  正如先鋒集團董事長張振新所言,公司在這個夏天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和危機。在諸多金融子公司儲陸續發生風險事件之后,先鋒集團“自救”的方式,恐怕不僅是四處追討“老賴”那么簡單。

(文章來源:券商中國)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