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債市開放新征程

債市開放新征程

中富網快訊:

  7月20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公布了《關于進一步擴大金融業對外開放的有關舉措》,在11條措施中,有3條和債券市場直接相關。中國債市二十年來的對外開放之路又進入了新的一程。

  以國債市場而言,中國債市對外開放度已達10%左右。在筆者看來,中國債市對外開放穩步推進的節奏目前十分健康。閉關鎖國固然萬萬不可,無準備地驟然開放也并不合時宜。債券市場的對外開放步步為營,由點及面,可圈可點。

  評級市場的全面開放是本次債市大開放的一大亮點。國務院允許外資機構在華開展信用評級業務時,可以對銀行間債券市場和交易所債券市場的所有種類債券評級。在此之前,第一家全牌照的外資信評機構標準普爾剛剛給出了第一份信評報告,不出意外地給一家眾所公認的優質公司最高評級(AAA),亦屬中規中矩。

  對于境內評級機構而言,數量龐大的AA、AA+發行人以及部分評級結果虛高的AAA發行人,是彼此爭奪的主戰場。而這部分主體,預計外資評級機構短期內并不會有所涉及。筆者預估,即便不發生正面沖突,外資評級機構對內資信評行業的倒逼仍將出現。隨著外資信評主體給出的信評結果日益增多,“真正的”AAA和“注水的”AAA終將一目了然。以往,在內資信評機構同一評級符號下,價格和資質卻有著天壤之別的發行主體,將面臨截然不同的評級結果。

  業界和中國央行早已關注到,在不一樣的評級符號體系下,同一中國發行主體在內外資評級機構的結果往往相差六七個信用等級。外資結構入華后,預計都將采用與境內同行通用的評級符號體系。筆者對此深表認可,原因是:不一樣的評級符號體系雖然與境外發行人可比,但往往會成為部分機構不予采用的理由或借口,而同一評級符號體系則不存在這類問題。

  筆者衷心希望外資評級機構能勇于擔當,敢于嘗試,盡早涉足AA、AA+市場,以其真實市場判斷倒逼境內同行更加注重市場口碑和科學效果,給出更加及時、準確、有分量的評級結果來。這將是中國信用債券市場的幸事。須知道,信用評級在風險揭示和風險定價方面的重要作用,只有在科學、客觀的評級方法論和實踐中,才能真正發揮出來。

  另外一項開放則體現在投行領域——向外資機構開放銀行間債券市場A類主承銷資格。迄今為止,已經有3家外資機構獲得了B類主承銷資格,但A類與B類的含金量決不可同日而語。A類主承可以從事所有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的承銷,B類則有很大的范圍限制。

  當然,牌照是一回事,能力又是另一回事。不同于評級市場上外資機構所具備的豐富歷史經驗(和教訓),在中國銀行間市場的投行領域,境內主流機構是絕對的王者。合資機構在國內的股票投行領域曾做得風生水起,曾幾何時甚至一度幾乎壟斷了超大型央企IPO市場,獲取了豐厚的利潤。筆者預估,外資機構一旦拿到A類主承銷資格,或許會試圖復制股票領域的打法套路。然而,今非昔比,銀行間債券市場優秀發行人單次發行往往金額特別巨大而費用相對低廉,各大銀行作為主要參與者往往比拼的不單純是利潤,而是市場份額和排名。筆者認為,這恐怕并不是一個特別適合外資機構貼身肉搏的戰場,小而精、聯動內外、做出特色,恐怕才是相對合理的選擇。

  進一步提升境外投資者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便利也在意料之中。債券通開市兩周年以來,投資者已經超過千家,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前期的經驗也都在實踐中得到了升華,進一步為境外投資者提供便利、完善基礎設施建設則更顯順理成章。“要致富,先修路。”優秀的金融基礎設施是一切金融活動的前提,無論如何強調都不為過。

  當然,也要看到,國債在境外投資者的選擇中依舊占據了絕對主導地位,存單、金融債也得到了較高關注;然而,地方債、信用債、資產支持證券等資產類別,仍需要進一步提升境外投資者的認可度。筆者揣測,評級市場的全面開放、投行領域的不設限制,都是為了更加豐富境外投資者的選擇面,為未來擴大境外資金入境投資做好新的鋪墊。

  債市的對外開放,最終是為了提高中國債券行業的全球競爭力。有了高水平的競爭對手和同業伙伴,中國本土的債券市場參與者更應該見賢思齊,學習和吸取海外金融危機以來的經驗、教訓,共同建設更加高效、有序的債券市場新生態。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