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股價歷經16年發展卻回到原點 誰能拯救搜狐?

股價歷經16年發展卻回到原點 誰能拯救搜狐?

摘要 【股價歷經16年發展卻回到原點 誰能拯救搜狐?】“搜狐要用三年的時間重回互聯網中心。”搜狐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朝陽2016年底說出的這句話至今言猶在耳,但眼看三年之約即將到期,搜狐并沒有任何重拾輝煌的跡象,反倒是其股價在8月5日重回到16年前。(21世紀經濟報道)

  “搜狐要用三年的時間重回互聯網中心。”搜狐董事局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張朝陽2016年底說出的這句話至今言猶在耳,但眼看三年之約即將到期,搜狐并沒有任何重拾輝煌的跡象,反倒是其股價在8月5日重回到16年前。

  截至8月6日美股收盤,搜狐的股價兩天暴跌近30%至8.80美元/股,而上一次處在這個價位,還是2003年初。彼時,搜狐正值高速上升期,在剛結束的2002年第三季度,搜狐成為中國互聯網行業首家實現全面盈利的公司。

  令人唏噓的是,歷經16年的發展,搜狐的股價卻回到了原點。搜狐股價此次跌去近三成的背后,不乏美股市場普跌的環境因素,而更為直接的導火索是搜狐盤前發布的2019年二季度財報。

  據披露,搜狐二季度營收為4.75億美元,同比下降2%,低于市場預期的4.82億美元;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搜狐凈虧損為5000萬美元,去年同期為凈虧損4900萬美元。

  對此,張朝陽8月6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搜狐財報撞上了全球資本市場恐慌,投資人在恐慌中有些過激反應,沒有耐心看這個季度的表現。”

  在張朝陽看來,搜狐二季度的財報表現其實還不錯。他表示,二季度的凈虧損增加,實際上是計入了暢游旗下子公司的1700萬美元一次性減值,如果拋開這個,搜狐在二季度的虧損實際上是收窄的。

  但是,即便虧損收窄了它也依然是虧損。股價某一天的波動,確實可以歸結為市場以及投資者的一時行為,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搜狐的股價回到16年前也是長期下跌積累的結果。

  2011年4月,搜狐的股價曾一度突破100美元,如今卻不足9美元/股,跌幅超過90%。不可否認,搜狐曾站在互聯網的舞臺中心,光芒四射,但在過去十年,搜狐也確實逐步衰落。

  站上風口卻沒有飛起

  王偉2011年加入搜狐暢游,并在那里工作了四年。回憶起當時入職暢游,王偉依然帶有一些自豪感,他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暢游那會兒很厲害,在國內的游戲行業至少能排進前五。”

  2003年2月,搜狐正式進軍網絡游戲領域。在互聯網領域,搜狐算是最早一批的游戲領域布局者,與它同時起步的還有騰訊,而網易要比它們早兩年。

  到今年,搜狐已經創立21年。其中,王偉入職的2011年是搜狐的一個分水嶺,那一年,搜狐的股價到達了歷史高點,這不僅成為搜狐早期輝煌的見證,同時也成為搜狐日后衰落的參照系。

  有人說搜狐在近些年的發展中錯過了很多風口,但實際上,在2011年之前的10年間,搜狐更是一個成功的捕風者,甚至有些風口是由搜狐而起。據不完全統計,在2000年-2010年期間,搜狐至少布局了社交、電商、游戲、搜索、視頻、社交媒體等多個領域。

  而如今支撐搜狐財報的,除了門戶的媒體業務外,只剩下游戲、視頻和搜索業務,其中,代表游戲業務的暢游和代表搜索業務的搜狗分別于2009年、2017年在美股掛牌上市。

  那些錯過以及失敗的業務且不說,在仍然堅持的這幾個業務中,游戲本應是最有望帶領搜狐更上一層臺階的業務。可做對比的是,同為門戶起家的網易,依靠游戲業務賺得盆滿缽滿,如今的市值已達到270億美元;而騰訊也憑借游戲業務的帶動,成就了現在超4000億美元的規模。

  搜狐做游戲不比它們晚,資源也不比它們差,但搜狐暢游為什么沒有發展壯大?作為親歷暢游轉折時期的員工,王偉告訴記者,2013年的時候,他就感覺到公司已經開始落后于行業。

  “暢游的產品研發實力其實很強,但整個公司的方向和決策有很大問題。”王偉表示,至少在2011年的時候,公司的自研投入力度還很大,有幾百人的團隊做各種項目。

  但在王偉看來,當時的暢游沒有明確的目標,導致有些跟風,最后落得什么都沒做成功,手游和出海的風口都錯失了。他舉例說,“暢游做過一款《鹿鼎記》游戲,產品質量其實很高,但它融合了市場上所有的玩法,卻沒有屬于暢游自己的獨特玩法,最后變得內容太多太雜,反而失去了競爭力”。

  根據財報,搜狐今年二季度的在線游戲收入為1.02億美元,雖然同比有所微增,但與前年基本持平。對于整個游戲行業的大盤而言,不進則退,而搜狐在游戲業務上,一直依靠的都是老游戲。財報中也提出,二季度同比增長是由于推出的促銷活動提升了老游戲的表現。

  王偉坦言,自己雖然離開了暢游,但依然身處游戲行業。現在從外面看暢游,它基本處在吃老本的狀態,近些年基本沒有可以拿得出手的作品。

  但對于暢游,王偉依然覺得它是一個好公司。“我在好幾個大公司都工作過,暢游的員工關系以及福利待遇都不差,若非要總結一個暢游落伍的原因,那只能說是高層的決策方向以及對市場的判斷不夠準確。”

  張朝陽拒絕做“好人”

  如果一家公司的戰略方向出現問題,那可以歸結為CEO的問題。但如果看到了CEO有問題卻沒有任何作為,那就是公司董事長的責任。對搜狐而言,一切的功與過,也都能歸結到一個人身上,這個人就是張朝陽。

  搜狐之前奉行的是“好人文化”,張朝陽在員工面前展現的也一直都是“好人”形象,這換來的則是搜狐對犯錯的極度寬容。當然,并不是說一個企業容忍錯誤不對,而是當一個企業把錯誤不當錯誤的時候,危機便已經埋下了種子。

  8月6日,張朝陽在接受采訪時也坦言,搜狐以前確實有點投入不夠或者細節追求不夠,管理上缺乏經驗,走了很多彎路。但他強調,“搜狐現在變化很大,我本人也變化很大。”

  搜狐的變化體現在,張朝陽正在摒除過去的“好人文化”。張朝陽稱,自己現在管理比較嚴厲,強調的是目標導向,每個人說過的話要有記錄、有執行,沒有實現面臨的就是懲罰,而這個懲罰可能是警告、扣獎金,甚至是離職。

  他也已經意識到,如果不這樣,對優秀的員工而言是不公平的。張朝陽表示,“懶散和閑散現在在搜狐是不可接受的”。

  對張朝陽個人而言,變化則體現在增加對公司業務的投入時間。“一個公司要管好,必須投入時間才行,只有投入時間才能有足夠的時間去吸收信息,不然思考沒有原料。”張朝陽表示,自己現在每天7點就會來到公司。

  現在,張朝陽的目標是把搜狐先做到盈利,然后開始增長。據其介紹,搜狐預測第三季度的虧損將收窄至2200萬至3200萬美元之間,而第四季度有希望實現盈利。

  但對于搜狐而言,眼下有兩個問題:一是第四季度能否盈利;二是盈利之后又怎樣。外界對于搜狐的關注,并不是關心它盈利與否,而是搜狐作為中國互聯網行業的開拓者,大家覺得它不應該淪落至此,或者至少應該比現在要好。

  資深互聯網經濟觀察家信海光評論搜狐時表示,手握大把現金和資源,搜狐的現狀其實并不是很差,張朝陽手里還有牌,還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創立搜狐二十年之后,張朝陽還有沒有當年的那種創業精神與冒險精神?

  信海光認為,在搜狐的谷底時刻,單靠常規操作,靠守成之君,靠跬步寸進,很難逆天改命。而作為能夠左右搜狐命運的最關鍵人物,張朝陽的當務之急是盡快為搜狐找到夢想與激情。

  出生于1964年的張朝陽,如今已經55歲,作為同齡人,阿里巴巴創始人馬云在今年即將退休,但張朝陽卻不甘止步于此。

  2011年至2013年,張朝陽曾因抑郁癥閉關一年半,這也成為他人生的一次重要轉折。回歸之后,張朝陽變了,變得淡泊名利也變得更加“佛系”。如他之前自己所言,過去管理搜狐公司,目的是為自己賺錢,但現在,他的目標是把公司帶向盈利,為股東和員工負責。

  從2016年開始,張朝陽一直在千帆直播里教英語,并已經堅持了三年多。8月7日中午12點,張朝陽又準時出現在了直播間,依舊是讀國際新聞、背單詞的流程。他似乎已經習慣了每天備課半小時,然后在直播間中做一名英語老師的過程,并且享受其中。

  如信海光所言,張朝陽是經歷過經濟大周期和人生大起伏的,如果他基于自己對事業和人生的現實安排,選擇讓搜狐繼續小而穩地活著,堅持長跑,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對搜狐的股東和員工而言,他們需要的不是這般淡然。可現在,除了張朝陽,還有誰能拯救搜狐?

  【相關報道】

  搜狐Q2虧損5000萬美元 張朝陽稱正在扭虧為盈

  主營業務掉隊、新業務口碑不佳 搜狐東山再起之路道阻且長

  搜狐市值不如一棟樓 還沒有手里的現金多 張朝陽曾反思:我有點飄了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