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中國黃金儲備連增8月背后:新興市場國家外匯儲備資產多元化步伐加快

中國黃金儲備連增8月背后:新興市場國家外匯儲備資產多元化步伐加快

摘要 【中國黃金儲備連增8月背后:新興市場國家外匯儲備資產多元化步伐加快】8月7日,中國央行公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7月底,中國黃金儲備達到6226萬盎司,較前一個月環比增32萬盎司,這也是中國央行連續第8個月增持黃金儲備。值得注意的是,不只是中國央行,今年以來俄羅斯、土耳其等眾多新興市場國家央行外匯儲備都在大幅增持黃金資產。世界黃金協會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各國央行購金總量達到了374.1噸,創下有統計數據以來全球官方黃金儲備同期最大凈增幅。(21世紀經濟報道)

  盡管7月外匯儲備環比下降155億美元,卻難阻中國央行對黃金資產的青睞。

  8月7日,中國央行公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7月底,中國黃金儲備達到6226萬盎司,較前一個月環比增32萬盎司,這也是中國央行連續第8個月增持黃金儲備。

  “持續增持黃金儲備,凸顯中國外匯儲備資產多元化配置的步伐正在加快。”一位國內私募基金經濟學家向記者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不只是中國央行,今年以來俄羅斯、土耳其等眾多新興市場國家央行外匯儲備都在大幅增持黃金資產。

  世界黃金協會最新發布的報告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各國央行購金總量達到了374.1噸,創下有統計數據以來全球官方黃金儲備同期最大凈增幅。

  “事實上,當前新興市場國家增持黃金儲備,呈現兩種不同的策略,一方面是俄羅斯、土耳其等與美國關系出現波折的國家正在大力啟動外匯儲備去美元化,因此他們將黃金作為美元資產的替代者;另一方面是中國等多數新興市場國家央行采取相對穩健的黃金增持步伐,以實現外匯儲備資產多元化配置。”一位華爾街大型對沖基金經理分析說。

  美元儲備地位下滑

  “中國持續增持黃金儲備,其實也在市場預料之中。”上述華爾街大型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坦言,究其原因,是美元儲備地位在不斷下降。

  在摩根大通大宗商品和利率策略師Craig Cohen看來,過去10年美元儲備地位之所以持續下降,一方面是次貸危機爆發令全球國家央行注意到美國經濟風險隱患,尤其是居高不下的美國債務赤字正不斷“侵蝕”美元的實際價值,另一方面近年全球經濟增長最大動力正從美國等西方國家轉向亞太地區國家,令后者在全球經濟的話語權日益增強,其結果是美元主導地位被削弱,以及越來越多國家通過加大配置亞太地區國家貨幣與黃金資產,從而更好地實現外匯儲備保值增值。

  記者多方了解到,當前華爾街金融機構普遍預期美聯儲年內可能還會有兩次降息,令10年期美債收益率跌至1.5%左右,無法滿足很多國家外匯儲備固定收益投資組合的回報要求,倒逼他們加快配置其他貨幣與黃金的步伐。

  “相比而言,鑒于當前全球經濟增長前景不明朗與全球貿易局勢趨緊,以及黃金相比其他資產的相對獨立走勢,令越來越多國家相信增持黃金資產,能給外匯儲備帶來額外的安全投資效應與相對穩定的回報。”RJO Futures高級商品經紀人Bob Haberkorn分析說。

  在世界黃金協會中國區董事總經理王立新看來,目前觸發越來越多國家在外匯儲備增持黃金資產的更大驅動力,未必是短期避險投資需求與對沖美元主導地位下滑風險,而是向西方發達國家外匯儲備結構看齊——當前不少新興市場國家的外匯儲備額度位居全球前列,但其黃金資產占比卻不到10%,遠低于西方發達國家的40%占比,這導致這些國家外匯儲備資產結構存在短板,即整個外匯儲備估值受到其他貨幣匯率(比如處于降息周期的美元與面臨無協議脫歐的英鎊)與資產估值大幅波動的沖擊較大,難以有效實現長期保值增值,因此他們迫切需要加大黃金這種波動相對獨立的避險資產“平滑”上述風險。

  “可以預見的是,只要美元儲備地位持續下滑,加之全球經濟在中長期面臨增長困境,中國等新興市場國家外匯儲備增持黃金資產的步伐將不會停歇。”對沖基金MKS PAMP貴金屬交易員Sam Laughlin直言。

  黃金套息交易的秘密

  值得注意的是,新興市場國家央行持續增持黃金資產,也被金融市場視為提振當前金價快速上漲的一大支撐。

  “不同于鐵礦石、原油等大宗商品存在供需緊張關系,黃金通過舊金回收等方式令其供應量持續保持相對穩定的狀態。因此新興市場央行外匯儲備增加黃金資產,無形間會令黃金供應減少,對金價帶來一定的提振效應。”前述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分析說。

  一位熟悉黃金拆借市場操作的美國投行人士對此指出,其實很多國家央行增持黃金資產,并不等于這些黃金儲備被“封存”。在全球金融市場,一直流行著黃金套息交易(Gold Carry Trade),即國際大型投行按照LIBOR+10-20個基點的黃金租賃價格,從歐美國家央行借入一定數量的黃金儲備,一面在黃金市場拋售套現,一邊用這筆資金購買高利率歐美國家國債。

  這種做法的好處,一是令歐美國家不愁國債“賣不掉”,二是國際大型投行也能套取國債利率與黃金租賃價格之間的利差收益。

  “但是,隨著黃金套息交易規模日益擴大,部分國際投行開始利用黃金套息交易所得到的黃金頭寸,在黃金期貨市場大舉沽空套利,甚至涉嫌操縱金價走勢。”他向記者透露,

  “不過,隨著近年金融監管趨嚴,黃金套息交易規模出現大幅收窄。”這位投行人士指出。原先黃金套期交易主要由投行自營部門操作,但隨著次貸危機爆發后美國監管部門要求投資銀行剝離自營部門,導致這類業務規模縮水不少,其結果是西方國家央行開始尋找其他渠道“出租”黃金儲備以獲取相應的資產回報,也間接削弱了國家大型投行對黃金的“定價話語權”。

  “目前,流向市場的央行黃金儲備規模并不多,且央行對黃金的投資往往具有長期性,對整個黃金價格波動的影響并不明顯。”Sam Laughlin坦言。相比而言,全球資本的避險需求起伏已取代投行操控能力,成為影響金價漲跌的最關鍵因素。

  推薦閱讀>>>

  黃金漲漲漲 6年新高后又有大利好:中國央行出手了

  避險情緒下黃金受捧 走勢或取決于美聯儲降息頻率等因素

  金價續刷6年以來新高 黃金概念股中報扭虧為盈

  避險資產再狂歡 黃金拉升突破1500 金價將迎新一輪主升浪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