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徐翔妻子七夕發長文“蒼天在上 我要離婚” 家庭名下210億資產全部查封

徐翔妻子七夕發長文“蒼天在上 我要離婚” 家庭名下210億資產全部查封

摘要 【徐翔妻子七夕發長文“蒼天在上 我要離婚” 家庭名下210億資產全部查封】徐翔妻子發文談與徐翔離婚,稱雖然和徐翔的婚姻走到盡頭,穿梭滬甬鐵路時,望著窗外風景,我依然能回憶起和他生活的美好時光,再次以徐翔要離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島法院盡快甄別涉案資產。(券商中國)

  七夕節,本是情人團聚,相愛相親的日子。但在這一天,號稱股神徐翔之妻的“應瑩”卻再喊離婚!

  很是奇怪,8月7日一個叫“應瑩”的公號誕生了。第一篇文章就是《應瑩:關于離婚案的一點說明》。雖然,目前仍無法確認,此應瑩就是股神徐翔之妻,但從文章的內容來看,的確與徐翔案有著高度的重合度,而且其中細節亦只有詳知內情的人才能獲知。因此,該公告存在較大的可能性就是徐翔之妻應瑩所開。

  在上述文章中,“應瑩”就徐翔及徐翔案進行了較為細致的披露。同時清晰的表達了自己的訴求:即要求法院盡快甄別涉案資產,離婚。應瑩還表示,這幾年她已經精神透支。

  “應瑩”再喊離婚

  名為“應瑩”公號于2019年8月7日,也就是七夕節,首次發聲。其第一篇文章標題為:《應瑩:關于離婚案的一點說明》,全文如下:

  我與徐翔二十歲時相識于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證券營業部,他沉迷炒股,多次起伏,最終年少成名。光環之下的徐翔,在我和一些朋友們看來,其實與普通人無異,他也有喜怒哀樂,也有自己知識的盲點和對新奇世界的渴求。炒股對于徐翔來說是一種信仰,這種執著與癡迷,早已超越獲得財富本身,在資本市場大繁榮的時代,我們很僥幸獲得上天眷顧,也讓徐翔受到一些業內尊重。

  我們夫妻對享受財富的態度都比較淡然,徐翔是個工作狂,抗拒社交讓他幾乎沒有公開露面的機會,甚至外界也有諸多誤解,而我則將重心放在家庭上,撫育教導孩子,照顧雙方老人,這幾年來,無論外界如何猜測和各種傳言,我們夫妻分工得當,于我而言,生活平靜如水。

  徐翔案發后,我們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億元的資產都受到查封,這包括澤熙系公司的資產、徐翔父母名下以及我們夫妻名下的所有資產。此外還包括一些關聯朋友的資產也一并查封。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判決書認定,徐翔的犯罪所得為71億余元。判決書第98頁認定徐翔“所得贓款已全部被追繳”。另據判決書:“本案三被告人的辯護人均提出‘公安機關扣押、查封三被告人的涉案財產,部分是他人財產以及與犯罪無關的本人合法財產’的辯護意見,本院將依據相關法律規定,對隨案移送的涉案財物權屬和性質予以甄別后,依法作出處置。”

  以上均為判決書原文。誰曾料想,“對隨案移送的涉案財物權屬和性質予以甄別后,依法作出處置”這句話成為數年來我最大的糾結,亦成為我們婚姻最大的艱難和坎坷。

  在徐翔案判決前,2016年9月,劃扣個人銀行卡余額約5億,2016年11月至12月,劃扣信托賬戶資金余額約100億(未通過信托公司,直接從銀行端劃扣),判決后,2017年6-9月,劃扣個人證券賬戶資金余額約16億。以上劃扣都是直接去銀行劃扣,我們沒有收到任何手續,查詢相關賬戶后才得知被劃扣。

  早在2017年4月16日,我就向青島中院當面遞交申請書,請求法院依法甄別徐翔案的合法資產。同年6月29日,我向青島中院當面遞交《案外人執行異議書》,法院回復提異議是我的權利,關于家庭財產的甄別肯定會有個結論,但近期不會研究,會先處理車輛。劃扣資金都有手續,但不會給當事人。

  在徐翔未案發之前,我的身份是徐翔的妻子,但徐翔入獄后,我成為整個家中的頂梁柱。在家庭而言,我是徐翔的妻子、徐翔父母的兒媳、兒子的母親,同時我也是我父母的女兒。我有時還要參與兩個上市公司寧波中百和大恒科技的一些管理事務。在持續數年的時間內,我長期奔波于青島、上海和寧波三地,四位老人年事已高,身體孱弱,孩子未成年需要撫養,同時我還要去青島看望徐翔,這其中辛苦煩累和困頓,早已讓我精神透支。

  事有千千結,千千結之中,最糾結的就是青島法院對凍結資產的甄別問題遲遲沒有進展。徐翔的父母不止一次提出,要求法院甄別他們名下的合法資產,壓力到我身上,作為兒媳我自然是責無旁貸;我父母的房產也遭到查封,我的父母和兄長也對此有怨言,我也萬分慚愧;徐翔有一些朋友的資產也遭到凍結,徐翔入獄,他們來找我也是合情合理。

  可以說,我已經力所能及,竭盡所能,在法律允許的范圍內,多年來一直要求青島法院盡快甄別涉案查封資產,對涉案朋友、對家中老人和對獄中的徐翔,都有一個交代,我本人真的問心無愧。

  事實如此,矛盾的根源在青島法院,最后的壓力卻在我一人身上,我能奈何?

  在我本人所有手段都無法求解的情況下,我申請與徐翔解除婚姻關系。與我而言,我本人希望換一個身份,重新有一個站位和角度。站在一個離婚妻子的角度,我依然希望青島法院能夠加快速度甄別資產,現在是我要求分割我們家庭共有的合法財產,為我和兒子獲得一份應有的資產,這一切是合法,也是合情合理的。不可否認,徐翔有一些違法行為,他本人也認罰,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我們家庭的合法資產也要受到剝奪和沒收。

  今天,雖然我和徐翔的婚姻走到盡頭,穿梭滬甬鐵路時,望著窗外風景,我依然能回憶起和他生活的美好時光:

  他婚后一度每周在滬甬兩地奔波,身價幾十億卻舍不得買一輛車;我在寧波臨產時,他不肯放棄當天的行情堅持操盤,聽到兒子降臨后卻對著電腦手舞足蹈;他曾寫著密密麻麻的炒股心得,神神秘秘地要把絕招都教給兒子……

  在我要求離婚的消息傳出后,一直許多親戚朋友的相勸和安慰,讓我十分感動和無奈。最后我想說,這次離婚不針對徐翔個人,我們問題的壓力來自外因,結局卻是婚姻不可逆轉地解體。

  最后我再次以徐翔要離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島法院盡快甄別涉案資產,蒼天在上,我要離婚。

  徐翔妻子應瑩

  應瑩四月已提離婚

  2019年4月1日,應瑩決定起訴離婚。當時,這一消息霸占了各大公號頭條。4月2日,徐翔妻子應瑩向媒體提供了離婚起訴狀,其向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提起四點訴訟請求:判令應瑩和徐翔離婚,判令雙方所生之子由應瑩撫養,請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本案訴訟費由徐翔承擔。

  起訴書顯示,應瑩與徐翔相識于1998年,當時她19歲,徐翔21歲,兩人于2000年左右確立戀愛關系,2004年1月18日登記結婚。婚后初期夫妻感情較好,但徐翔于2017年1月22日被判決犯操縱證券市場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徐翔長期被關押,應瑩只能獨立撫養孩子,生活困難,致夫妻關系失和,現要求離婚,孩子的撫育權、財產依法處理。

  但四個多月過去了,這個案子似乎仍然沒有結果。

  應瑩當時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對于現有被查封的資產,我只能說一個大概的數字,我這邊也沒有明確的數字,而且股價也一直在變化,查封的時候我們家的資產在200億出頭。案件判下來也已經兩年多了,該查什么都查清楚了,但法院一直還以財產權屬還在甄別過程中為由,一直沒有給我明確的答復,這是我很不理解的地方。”

  “判決的時候,違法所得大概是93.37億元,這是同案三個人的違法所得,這個已經沒收了。剩余的就是合法的資產,我希望法院甄別清楚,哪些是屬于我們夫妻的,然后進行分割。”應瑩表示,“包括當時劃扣的93.37億元,我希望法院也要甄別清楚,哪些是徐翔的違法所得,可以劃扣,他人的違法所得不能加在徐翔上面。這個事情,我跟法院溝通過,法院的意思是,最終會算清楚,徐翔頭上多少就劃扣多少。”

  根據法院判決,同案的還有王巍與竺勇二人。徐翔單獨或與王巍、竺勇共同與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長、實際控制人合謀后,按照徐翔等人要求,由上市公司董事長或實際控制人,控制上市公司發布“高送轉”方案、釋放公司業績、引入熱點題材等利好信息的披露時機和內容。

  徐翔刑期還剩不到三年

  徐翔在2015年11月1日在寧波杭州灣跨海大橋附近被警方控制帶走。2017年1月22日,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青島中院”)出具的(2016)魯02刑初148號判決書顯示,徐翔因操縱證券市場罪,獲有期徒刑5年6個月,并處罰金110億元,沒收非法所得90億元。那么,據此推算,存在較大可能性,他將于2022年7月份左右出獄。離現在還剩不到三年時間。

  今年以來,市場頻頻傳出徐翔可能提前出獄,但最后都不了了之。而相應地,徐翔概念股亦有所表現。那么,僅剩不到三年時間,為何應瑩要著急離婚呢?

  從此前的她接受媒體采訪時的表述來看,可能有各種原因。她此前表示,“資產甄別已經進行兩年多時間了,一直沒有結果,我已經失去耐心了。”據《棱鏡》今年四月份的報道,另一個讓應瑩失去耐心的原因,很可能是婆媳關系。“徐翔母親一直要求兒媳找法院申訴、要錢,但這不是應瑩能解決的,應瑩也有些心力交瘁。”

  一位接近應瑩的人士認為,應瑩應該不是大家猜測的“技術性離婚”。從她最新的發文來看,字里行業透著焦慮和疲憊,她可能的確是真的累了,是真想離婚。

  相關報道>>>

  徐翔妻子離婚聲明刷屏!離婚案月底在監獄開庭 巨額財產面臨分割 “徐翔態度很難判斷”

  專訪徐翔妻子應瑩:財產甄別拖沓 以致走到離婚這一步

(文章來源:券商中國)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