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新華社記者“臥底”騷擾電話源頭企業 內幕觸目驚心!

新華社記者“臥底”騷擾電話源頭企業 內幕觸目驚心!

摘要 【新華社記者“臥底”騷擾電話源頭企業 內幕觸目驚心!】近日,記者“臥底”騷擾電話源頭企業,發現每天有大量騷擾電話從這里打出,成千上萬條含有個人姓名、住址、工作單位等詳細信息的“文件”在大量微信群內“裸曬”,公民個人信息泄露已成一條地下黑色產業鏈。(新華社)

  您想知道不勝其煩的貸款電話從哪里來的嗎?您想知道你的電話怎么那么多人知道嗎?

  近日,記者“臥底”騷擾電話源頭企業,發現每天有大量騷擾電話從這里打出,成千上萬條含有個人姓名、住址、工作單位等詳細信息的“文件”在大量微信群內“裸曬”,公民個人信息泄露已成一條地下黑色產業鏈。

  入職先辦卡

  一人一天得騷擾2000人

  未經本人允許,接到的營銷或詐騙類電話均屬騷擾電話。2018年7月,工業和信息化部等13個部門印發《綜合整治騷擾電話專項行動方案》,決定自2018年7月起至2019年12月底,在全國開展綜合整治騷擾電話專項行動,工信部也曾先后約談運營商及騷擾電話問題突出企業。

  近日,記者通過一家名為“北京中邦富通金融服務外包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邦金融”)的面試,成為一名電話推銷員。該公司主要通過撥打電話推銷貸款業務,并按貸款金額3%收取業務費。

  為避免屢被投訴、標記,推銷員需不斷更新號碼。負責人會為新入職員工統一辦理170號段電話卡。記者被安排在一個約60人的電話營銷團隊。一臺電腦和多部電話成了每個推銷員的“標配”。

  “一個大單,三年吃穿”,這是公司內流傳的一句話。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員工告訴記者,他平均每40分鐘能撥出250個號碼,一天2000個電話。即使是剛入職的新人,每天至少要打出600個才算合格。

  按公司要求,記者以“是否需要貸款”為內容撥打了300個指定電話,但多數被直接掛掉和拒接。公司銷售負責人安慰說,運氣不好打300個不開單很正常,“堅持不懈才會有客戶”。

  記者注意到,另一家名為“深海教育”的培訓機構近期招聘信息投放較多。于是記者前往“臥底”,不想遭遇了“軍事化”管理。

  其銷售部門共分12個“軍團”,每個“軍團”下又設多個小組。在這里,個人信息被分為“首咨”和“公海”兩大類,“首咨”即從未被騷擾過的新信息,只有老推銷員才能拿到。“公海”是曾被騷擾過但未成功的舊信息。推銷員每天最多可從“公海”里拿600條。

  記者注意到,這家機構已引入了“AI呼叫”。只要登錄“螳螂教育云”再點下鼠標,騷擾電話就自動通過microsip軟件撥出,這些撥出的電話均為北京地區座機號碼。

  “加恐”“截殺”流水作業

  拒接也難脫身

  為提高中單率,推銷員們還要經過整套“話術”培訓。

  記者所在的“中邦金融”一般會選擇“熟人拜訪”話術,內容模板多為“哥/姐你好,我是中邦的小王,咱這貸款考慮得怎么樣了?”被拒后可說“那咱加個微信唄,您有需要隨時聯系我。”對于明確拒絕的人,推銷員還會不停地求加微信。

  在“深海教育”,記者每天跟隨“軍團”開早會,設計問答,統一話術。記者為此經歷了包含“開場”“探需”“加恐”“截殺”等八個流程的標準化培訓。“加恐”是為了制造焦慮,即強調所推產品有多重要。“截殺”即確定一個截止時間,催消費者趕緊交錢。一般兩者配合使用。如遇“暫時沒錢”的人,推銷員還會不斷強調“支持信用卡、花唄支付。”

  推銷員會將所有被騷擾過的人分類標記:A意愿強烈、B需多次回訪、R放棄。但記者查詢通話記錄發現,多數明確拒絕的人仍會被標記為A。

  公司規定,只有連續拒絕三次以上、多次破口大罵、空號和停機的消費者才能標記為R,但如標記R太多,推銷員就會被負責人約談。因此,推銷員從“公海”獲取數據時,即使被標記了R的人,他們仍會鍥而不舍地騷擾。

  百度、我愛我家等出賣了我們的信息

  調查發現,一些互聯網巨頭、銀行和房產中介成了信息泄露背后的始作俑者,公民信息成了謀利手段。

  “中邦金融”的一位中層向記者透露,公司的數據主要來自兩方面:一是銀行,特別是曾貸過款的銀行客戶;二是房地產中介,比如我愛我家、麥田、鏈家等公司的一些客戶經理,拿著“資源”跳槽而來。

  調查發現,這些個人信息的泄露程度,十分驚人。“中邦金融”提供給記者一份含有3146條個人信息的“名單”,這個名單上赫然包含了公民的姓名、電話、工作單位、房本信息等具體內容。像這樣的文件,在公司內部微信群中,每天源源不斷、快速流轉。

  “深海教育”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公司的“資源”主要來源于百度等一些知名互聯網企業。

  隨后,記者在百度隨機檢索“心理咨詢師”等關鍵詞發現,彈出內容多為培訓廣告。“點開這些推廣信息后,你個人信息就可能直接流入培訓機構的數據池中。”一位知情的推銷員說。

  為印證這位推銷員的說法,記者以一家少兒培訓機構的名義與百度有關方面探討合作。對方答復,一條個人信息的“進價”約100-150元,具體需求均可訂制。“可做推廣引流,百度建立后臺,家長填過電話信息以后,信息馬上就會到您那邊。”

  相關報道>>>

  記者手記:騷擾電話引發的“憤怒與無奈”

  騷擾電話已成波及面最大的公害 是治不了還是不想治?

(文章來源:新華社)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