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財富網

>部分省市不良資產轉讓規模銳減百億 “掙快錢”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部分省市不良資產轉讓規模銳減百億 “掙快錢”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摘要 【部分省市不良資產轉讓規模銳減百億 “掙快錢”的日子一去不復返】在江浙等部分地區,今年上半年,銀行公開對外轉讓的不良資產包數量銳減,有的地區同比甚至減少近百億。中國華融浙江分公司總經理史杰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證實,今年上半年浙江地區銀行業公開市場推出的不良資產包債權金額較去年同期下降了近百億,這也是近年來首次出現銀行業對外轉包的下降趨勢。(21世紀經濟報道)

  導讀:今年上半年浙江地區銀行業公開市場推出的不良資產包債權金額較去年同期下降了近百億,這也是近年來首次出現銀行業對外轉包下降趨勢。

  隨著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和監管趨嚴,銀行業不良資產出清壓力也在持續增加。鑒于此,近年來不良資產市場一直呈現火熱的態勢,諸多分析也認為,不良資產市場的供給充分。但事態正在發生變化。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近日了解到,在江浙等部分地區,今年上半年,銀行公開對外轉讓的不良資產包數量銳減,有的地區同比甚至減少近百億。

  中國華融浙江分公司總經理史杰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證實,今年上半年浙江地區銀行業公開市場推出的不良資產包債權金額較去年同期下降了近百億,這也是近年來首次出現銀行業對外轉包的下降趨勢。

  另一AMC人士表示,江蘇省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今年上半年AMC收到的銀行邀標資產數量只有70億元左右,較去年同期大幅減少約60%。

  銀行出包更謹慎

  也有某國有大行江蘇省分行人士認為,一個重要的因素是2017年市場投資熱情高漲,有些機構高價購買資產包后還在處置中,后續拿包積極性不足。其次,今年投資者融資難度加大,資金價格抬升,競標更為謹慎。此外,處置難度的加大,也影響了拿包的積極性。

  該大行人士也坦承,現在銀行對外打包轉讓更加謹慎,因為國有大行不良資產出清殆盡,特別是風險暴露較早的江浙地區,不良率已經很低,加上銀行利潤較高,撥備充足,自身可以沖銷很大規模的不良,因此折價對外轉讓資產包非首選。

  浙江銀保監局官網數據顯示,轄區內銀行業不良率已連續11個季度下降。截至2019年6月末,該局銀行業金融機構不良貸款余額1175.07億元,不良率為1.02%,不良率低于全國平均水平,且最近三個季度數據均顯示不良額和不良率呈“雙降”趨勢。與此同時,抵御風險能力較強。截至2019年6月末,浙江銀行業金融機構撥備覆蓋率為405%,資本充足率為14.35%。

  江蘇的情況也類似。江蘇銀保監局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末,銀行業金融機構不良貸款余額1476億元,不良率為1.183%,其中大行、股份行和城商行不良率分別為0.95%、1.03%和1.09%,均處于較低水平。

  華融交易中心董事長李春雷也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近期不良資產市場價格分歧明顯。 2018年以來,不良資產供給量在加大,銀行在加快出清。參與的投資者明顯增多,處置手段也越來越豐富。不過,隨著競爭的激烈,投資者“掙快錢”的機會不多了,簡單的“一買一賣”很難掙到錢。各方參與者都需要找到自己的優勢,通過綜合化處置手段實現收益。

  不良處置更精細

  在日益激烈的競爭中,史杰文坦言,該公司的經營策略是通過“精耕細作”提升價值發現和收購定價能力。

  在收購上,提升資產獲取和資產定價能力,扎實嚴謹地做細盡職調查、定價分析與價值判斷,提高收購的成功率,最大化挖掘不良資產的價值。在處置上,建立投資者庫,加大推介力度,分類、分戶制定處置工作方案,保質保量、高效穩妥加速存量資產周轉,提高資產處置效益,最大限度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

  在問題企業的重組和盤活中,史杰文也表示,“更傾向于與產業投資者合作,因為產業投資者才能真正的盤活企業,提升價值。”比如,在嘉利珂項目的盤活中,史杰文就堅持引進產業投資者,實現了資產的真正有效盤活,助推實體行業脫困重生。

  2015年9月,中國華融浙江分公司受讓建行上虞支行對浙江嘉利珂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嘉利珂公司”)的相關債權。債權本金利息總計逾1.9億元,抵押物為主要債務人所有的位于浙江杭州灣上虞工業園區的工業房地產、排污權以及機器設備。

  嘉利珂公司是鈷、鎳化工新材料產品專業生產企業,由于受到全球稀有金屬行情的影響,嘉利珂公司出現資金短缺,導致前期投入與后期產出不成正比,最終引發資金鏈斷裂,實際控制人鋌而走險受到法律制裁,導致公司陷入危機。

  中國華融浙江分公司收購該不良資產后,耗時一年多積極尋找合適投資方。2016年12月20日,通過司法拍賣程序,嘉利珂公司名下資產以1.51億元的價格被浙江中金格派鋰電產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金格派”)收購。

  近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現場看到,園區已經更換為中金格派公司,且經過改造后已經復產,工廠一幅繁忙的生產景象。

  中金格派董事長曹棟強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之所以看中這一項目,主要是該公司就是做相關產品貿易,對這個公司和行業都很熟悉,屬于產業鏈的延伸。其次,該廠房位于紹興上虞,地理位置好,在母公司格派新能源的管理半徑內。加上浙江營商環境好,他就毅然選擇了這一項目。

  曹棟強表示,中金格派后續投資15億元,完成廠區整體改造并已復產,目前年產高性能鋰電子動力電池材料3000噸,產值達到10億元。二期投產后,年產量將達到6000噸。據悉,中金格派母公司格派新能源擬在科創板上市,已聘請中介機構開展上市輔導。

  對這一結果,史杰文表示得益于對投資者的精挑細選,最終鎖定產業投資人。他事后透露:“資產處置期間,有較多的意向投資者問詢該項目,但經調查發現大部分為掮客,雖然報價已遠遠超過分公司收購價,但無法真正有效盤活資產、發揮資產最大價值。”

  據了解,2018年中國華融浙江分公司共收購銀行不良資產包25個、511戶、債權總額140.22億元。目前該分公司組成一個工作組和七個業務部門集中主力開展不良資產包收購處置業務的架構,從事不良資產包業務人員已占全體業務人員的83%。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責任編輯:CFBJ 專題:

圖說財富

瑞彩网app